|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从“三无”药膏谈起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19-5-15 15:10:07

电话闲聊中小妹知李某牙周正痛,嘱李某回家乡时向母亲拿一些她带来的膏药,说那些膏药,哪里肿痛贴哪里,药效显著。小妹从香港带来的各种家庭必备之药油,对一些常见的小毛病颇有疗效。李某小时候就知道香港那些药油是缺医少药的乡村百姓的宝贝,那时候没有香港代购,有香港亲友的人家才有。有香港药油在前,对小妹所说的膏药疗效自然是相信的。恰好要回家乡看母亲,便真的去带来了一些。

“膏药”是潮汕方言,普通话应该是“药膏”。药膏也好,药油也罢,都是中医配方,据说还是祖传秘方。李某在信服西医科学的同时,从来不怀疑中医里面的精华。这也是李某作为xian政学者、20多年来不惧风险致力于宣扬民主自由的公民教育家,与许多所谓“同道”者不同之处之一。不同之处还有,李某通读《圣经》敬重耶教却信奉佛教,喜欢西方文化却也喜欢中华文化中的精华。李某因为赞扬西方社会制du、抨击本土制du性腐败与制du性不公,被脑残爱guo者视为洋奴汉奸;李某不反中医、不反中华传统文化、不反佛教,又被所谓“同道”者所攻击。李某信奉佛教却又抨击借佛敛财、穿着袈裟攀官附贵的伪佛者,也会被一些“信佛者”所恼恨。李某注重理性分析却不排斥感性,李某的人生经历、切身体验使李某不但信中医,而且也相信心理作用和信仰的力量,相信喜怒忧思悲恐惊这七情对健康的影响,相信入静可以治病,相信因果报应,相信“巫医”。当然李某也会抨击中医、“巫医”、气攻疗法中的各种骗局。李某对许多东西的信,都是信而不迷,喜欢琢磨,喜欢质疑。李某喜欢用日、韩、台不反中医、不反东方传统文化、不反佛教,照样能实行西方社会制du并且发展良好,来作为论据,与那些因为喜欢西方社会制du就一定得反中医、反东方传统文化、反佛教的人进行辩论,这其实只是李某的一个苟且,就算没有日、韩、台这些成功的例子,凭李某对佛教、中医、中华传统文化的优质部分的研究,也相信不反中医、不反东方传统文化、不反佛教,照样能实行西方社会制du并且发展良好。

话扯远了,回过头来继续说那药膏。那药膏属于“三无产品”。“三无产品”一般是指无生产日期、无质量合格证、无生产厂家的来路不明的产品。那药膏除了这“三无”,还无外包装、无品牌、无名称。类似于一块布与一片纸粘合在一起,撕掉纸片,露出黑色而粘性颇强的药膏,那药膏也很薄,其制法应该是,把熬制成膏状的药刷在布上,再裁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神奇的是,那药膏粘性颇强,但贴后撕开,皮肤十分清洁,不会被粘上一点黑。牙周痛贴腮上,只觉得贴处热辣辣的,也许就因为这热辣辣分散了注意力,痛感似有减轻,但不明显。也因为痛的缘故,夜里睡觉醒来几次。第二天,还是去看属于西医的牙科医生,清洗肿痛处,还挤掉一点脓血,痛感立即减轻,再服用一些抗菌消炎的西药,很快就好了。不管你如何喜欢中医,该看西医时还得去看西医。

此文读到这里,你一定以为李某是要否定这“三无”药膏了。错!不要轻易下结论。却说过了一些日子,李某的脚掌莫明其妙地有些酸痛,晚上睡觉前贴上这药膏,那晚睡得特别好,第二天脚掌也不痛了。因为李某的睡眠质量一直不好,最近几年,每晚总要醒来几次,那晚一觉睡到第二天六七点,是久违了的状态。当然,有些莫明其妙的酸痛是会自愈的,那晚睡得特别好,也可能是其他原因所致。

小妹在介绍药膏时并没有说药膏有改善睡眠的作用,小妹自己在使用时肯定也没有这个体验,那位送给她这些药膏的和尚,也没有说有这个作用。其实,对于李某而言,即使有人对李某说某件东西如何能改善睡眠,李某也不会因为心理作用而真的被改善了睡眠,李某是不容易被洗脑、被心理暗示、被催眠的人。

昨天,李某的手掌被碰伤了,骨缝中很痛,晚上睡觉前贴上这药膏。李某贴这药膏时只想治疗手掌骨缝中的痛,并没有去想到上次被改善了睡眠,也就是说,并没有给自己关于睡眠的心理暗示。今天,手掌骨缝中的痛减轻了。昨晚十一点躺下不久就睡着了,一觉睡到今天六点,睡得很深。最近几年,这么好的睡眠质量,包括这一次只出现过两次,上次正是脚掌贴这药膏的时候。这只是巧合吗?

小妹在向李某介绍这药膏时说,那位送给她这些药膏的和尚,虽是大陆的,却能淡薄于名利,不愿给这药膏申请专利、商标,不想与药厂合作大批量生产,和尚说,倘若那样做,药膏品牌越来越响,药膏价格越来越高,药膏质量越来越差,跟风和假冒肯定会出现,那其实就造下骗人钱财的恶业了。向这位和尚致敬!

同样是来自和尚的药膏,李某2014年在广州时也遭遇过一次,感受是截然相反的。李某在朋友店里,一个和尚装扮的人进来后自称是少林寺和尚,说看李某脸色知道李某身体不是很好,说完便站到李某身后,两手放在李某肩上给李某按摩,按了一会便掀起李某衣服,在李某背上贴下三块药膏,边贴边说这药膏如何神奇。他这样做的时候,李某想,等会给你100元吧。没想到他一做完,便狮子大开口,向李某要500元,不说是药膏费,而说是给少林寺捐款。李某想跟他吵,又怕惹人围观,影响朋友的店誉,便说,我身上只有300元。那“和尚”便说:“那就捐300元吧。”李某很想那药膏有些良好效应,以便让自己心理平衡一些,但那药膏,除了弄脏李某衣服,感受不到一点效应。想不到那厮第二天又来,还想故技重演一次,被李某喝退了。那厮十有八九是假和尚,如果是“真和尚”,那也是佛门败类,正经的化缘、募捐,不能这样做的。为什么自称少林寺和尚,因为少林寺名气大,而且商业化运作已久,一些出格的做法,人家也比较不会怀疑。

关于佛教寺庙的一些商业性做法,李某现在肯定是不支持的。但李某走近佛教,却来自一位十分顺应寺庙商业化的老板之引领。正因为有当初的走近之缘,才有了后来的走进之缘。当初,李某只是糊里糊涂地跟着老板走,老板带李某礼遍名寺。在九华山时,李某跟着老板去购买“头炷香”。所谓“头炷香”,就是由购买者插下一年或一月或一天的第一炷香。我们购买的是第二天的“头炷香”,价格不菲。当时企业十分困难,拖欠员工工资多月,老板这样做,究竟对不对?李某后来认为,倘若老板个人节衣缩食而礼佛,那是可敬的,但老板花的钱都是企业的钱,企业中有些员工生活十分困难,老板这样用钱,李某不能赞同。但当时李某却不是这样想的。李某还为老板这样用钱提供“理据”,李某说,“《西游记》中如来说,经不可轻传,也不可空取。倘若轻传、空取,佛门弟子吃什么?”从此,老板一直用李某这句话来驳斥反对他这样用钱的人。

后来李某考究了“经不可轻传,也不可空取”在佛经中是否有类似说法。《法华经》中有云:“此法华经最为难信难解。药王,此经是诸佛秘要之藏,不可分布妄授与人,诸佛世尊之所守护,从昔已来未曾显说……”另外,在佛教的菩萨戒中也规定,佛法是不可轻传的,不能给小乘根器的人讲大乘的“空”法,否则会让他们因恐惧、不解而谤佛。总之,“不可轻传”不是说要给多少供养才能传,不能把小说中的话当成佛语。

喜欢记录自己一切的李某却一直没有记下离开九华山的时候差点把自己弄死的事,可能是机缘未到之故,现在终于把这事写下来了。李某把头伸出车窗外,往路边的草丛吐痰,头还未缩回来就按下关窗键,窗玻璃升上来卡住李某脖子,惊恐中居然差点忘了按开窗键,如果这样被卡死,那这种死法世上罕有。菩萨保佑,李某总算明白过来,赶紧按下开窗键,把头缩回车内,捡起了自己的命,但在慌张地把头缩回车内时嘴唇在窗玻璃上磕破了,流了许多血,后来嘴唇肿痛了几天。

就这样嘴唇肿痛了几天,很容易让李某想到,自己在九华山上可能说错什么话了,想来想去,应该是把“经不可轻传”说成是要给多少供养才能传。

善男信女供养和尚是对的,捐建寺庙也是对的,你愿意用钱来弘法利生,可以做的事很多,但不是给和尚们好多钱、让和尚们开着豪车炫富。

像此文所说的那位熬制药膏的和尚,你拿他的药膏,他不会主动向你要钱,他不是走江湖卖药膏的,与那些给“头炷香”标价出售的和尚也不同,他是真正的和尚,有益于社会的和尚,你给他多少钱都好,他会用你的钱来熬制更多的药膏给更多的人治病。

李某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今日中guo的和尚,稍微有点名气的,大多很有钱,因为不少有钱人包括官员都很乐意给和尚们钱。开着豪车的和尚们,肯跟着佛陀“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吗?势利的世人,会不会以为,开着豪车的和尚,比舍弃王位而“乞食”的佛陀,更有智慧?

李某在另一篇文章中写道:宗教腐败还有个客观原因,有钱人尤其是贪官捐钱的出发点不是弘教利生而是赎罪消灾,出发点不正确,导致结果也不正确,这也是一种因果。

                                   (2019年4月)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120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