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万年孤独(21-25)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16-9-18 15:38:22

(21)

散仙所讲,并不新鲜,二友未被吸引,悄声聊起家常。

散仙道:“好戏还在后头!却说干将把镆铘剑献与吴王,把干将剑留下。后吴王知道干将还留有一把宝剑,派人去取,并说:‘如取得剑,立杀!’干将被迫取剑时,宝剑从剑鞘中跃出,化作一条青龙,干将乘之,升空而去。人们皆说,干将已成剑仙。吴王得知,叹息不已,愈发认为镆铘是把宝剑,细心收藏。但不久,镆铘剑也不知所踪。”

林樵人道:“六百多年后,晋朝丞相张华见牛斗山有紫气,闻听雷焕知晓天经地纬,召来问之,雷焕道:‘此乃宝剑之精气,在豫章丰城’。张华即补雷焕丰城令,令他搜寻宝剑。雷焕到丰城后,遍城搜寻,掘城墙,挖房基,得一石函,长六尺,宽三尺,开视之内有双剑。于南昌西山之上拭之,光芒万丈,以一剑送张华,留一剑自配之。张华得剑详观剑文,乃干将剑,即问之,应有镆铘为何没有?既是神物,终当和耳。雷焕求予佩之,张华默许。”

东山湖客也不甘示弱,接上樵夫话茬道:“一日,雷焕和张华各自佩剑过延平津,两剑突然双双跃入水中,急使人入水求之,只见二龙腾跃而起,入水的人大骇而还。接着只见二龙向东北方飞去……二龙飞到石岛湾上空,为石岛湾风光秀丽所迷,镆铘遂驻足落下海面,成为镆铘岛;干将见镆铘落下水面,也落于北岸,成为干将山。镆铘岛和干将山像一对门神一样守护着石岛湾,使这里滩平浪缓,成为渔船停泊和人们游泳的胜地。”

湖客樵夫喜欢这样讲,说书人只得照实录下,并非有意植入石岛湾旅游广告,此书也不是央视春晚,请君明察,勿怪为盼!

散仙见二友讲得起兴,便由他们去讲,自己只顾喝茶。

二友讲完,散仙故意问道:“还有吗?继续讲!”

湖客道:“锵锵三人行。轮到你啦!”

散仙道:“讲到哪里啦?……却说此炉,干将铸剑炉,在干将得到它之前,就已经炼过几把宝剑了,在干将之后,每被怪风卷到一处,那儿便有宝剑出现。这所谓怪风,也可能是卓文老师所讲的龙卷风。反正,此炉所出宝剑,天下闻名的有:承影剑、纯钧剑、鱼肠剑、七星龙渊剑、泰阿剑、赤霄剑、湛泸剑、轩辕夏禹剑,再加上干将莫邪,共十剑。”

樵夫道:“樵夫最佩服散仙的,是散仙的记忆力。有这种记忆力,不去考公务员,真是人才的浪费。”

散仙不理他,只顾把石炉来历讲完:“据考证,国际名牌产品张小泉剪刀、十八子菜刀,正宗的皆出乎此炉。据猜测,林老兄的砍柴刀,也由此炉产出。”

将砍柴刀与此炉扯上关系,樵夫来了兴致,朗声大笑:“哈哈哈……你这话,我爱听!”

湖客关心的是此炉何时来到此地,正欲开口相问,散仙已道:“却说某一日,又是一阵怪风,或者龙卷风,它就稳隐地落在这巨石之上了。”

湖客问道:“此炉乃神物,落于此地,定非龙卷风无心之举。散仙精通天文地理,望勿将这故事,讲得虎头蛇尾,还须点明此炉,何以至此?是吉是凶?”

(22)

散仙正欲开口以释湖客之惑,却见樵夫不理湖客之问,只顺己意而道:“石炉从天而降,砸在巨石之上,岂能悄无声息!巨石那道裂缝,定是由此而来。裂缝被石炉击出,清泉由石心涌出,就这么简单!”

散仙道:“林老兄自作聪明,所言谬之千里。”

湖客问道:“不是这样,又是如何?”

散仙信口道:“先说此炉何以来此?此地方圆半舍间,竟有二个险恶之地,一为跌马潭,一为杀人坷。此炉乃此地镇煞之宝。如无此炉,湖客所住,离杀人坷咫尺之遥,任你胆大包天,早已一命休矣!恶鬼噬人,可不管你胆大胆细的。据传闻,托塔天王李先生云游至此,见此地魔烟邪雾弥漫,便令天神,用直升飞机将此炉运送至此,徐徐放下,实现无缝对接,并未如林老兄所言,惊天动地砸出石心泉。李天王处事很低调的。”

散仙说罢,又埋头品茗。

二友也不吭声,表情淡然,心里却等着他继续讲下去。

散仙本想等二友发问时再接着讲,见二友似乎比他还能装,便自个儿开口了,只听他道:“却说有一日,有一只大鸟叼着一条泥鳅从这巨石上面飞过,那泥鳅恰好挣脱了鸟嘴,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这石炉之中。这石炉,风吹雨淋的,炉里积有一些雨水和尘泥。大家都知道,在鱼类中,就数泥鳅生命力强。这鸟嘴逃生的泥鳅,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居然在巨石之上石炉之中,吸天地之精华,摄日月之灵气,达百年之久,竟欲修练成精,正待兴风作浪,祸害人间。恰好天庭巡警开着警车出来巡逻,传说是二郎神和他的哮天犬,发现此镇煞宝物之上竟有妖雾欲起未起,我军阵地制高点被敌人占领,那还了得!忙把敌情报告灵霄殿当值赤脚大仙。赤脚大仙虽然买不起鞋,却能当机立断,即传令雷神前往除妖。雷神正想找个地方试试最新研发的超级武器天宫一号的威力,得令欣然前往……”

谈笑间,一只猫跳在案上。只见那猫脖子上戴着一链,链悬一小铁牌,牌书“招财”二字。这便是理想国著名宠物东山湖客的招财猫。

散仙把话打住,伸手抚那个摸那猫,一边喝茶润喉。“抚”与“摸”二字之间,插那个入“那个”二字,非李某口吃,此书开头已经讲明原因。这会恐大家忘了,再讲一遍:二个成词或不成词的字之间插那个入“那个”,是因为不这样做,发在一些网站会变成“口口”或星号。说书人十分尊重历史,即使今后没有敏那个感词,也不会删掉“那个”二字。

二友已被散仙的故事所吸引,都看着他,等着下面的内容。

散仙润了喉,声音又清晰了许多,只听他道:“雷神飞到此处上空,瞄准泥鳅精,放下天宫一号。只见天宫一号,形若鱼雷,疾如闪电,直朝正潜逃到污泥中去的泥鳅精袭来,仿若某国驱逐舰放出鱼雷摧毁敌方核潜艇。可怜此泥鳅一命呜呼。投鼠忌器,镇煞宝物未被损伤,宝物之下的这块巨石,却难逃城门失火的鱼池之殃。”

散仙也是个科普迷,这会儿便开始卖弄他的科学头脑了,只听他道:“根据质量守恒定律,即物质不灭定律,泥鳅精只是化为气体、灰烬和水,其质量不减分毫。根据更先进的质量和能量守恒定律,即质能守恒定律,泥鳅精的能量只是被转化了,并没有消失。泥鳅精百年修练的功力是没有了,但它的精魂,却是飞到赤米溪中,现在,正蛰伏在东山湖里,伺机而动!”

散仙讲话总是阴阳怪气,真真假假,玩笑和正经混为一谈。他的话,大体上听之有趣,信之则恐被哄着玩。

你拿科学出来卖,樵夫我还有宝贝呢!只听林樵人道:“根据佛学,泥鳅精也是‘地水火风’四大假合而成,‘四大’被雷神击散,他的所谓生命,就消失了。其精魂,在佛学上,可能应称之为神识,不知进入六道中的哪一道。”

三友正谈得起兴,却见那招财猫,实是中看不中用的宝贝,此刻像是被什么怪物吓住,竟一下子躲进东山湖客怀抱。

(23)

众人定睛一看,顿感这招财猫窝囊异常。吓住它的,不是别物,乃是一只硕大蜥蜴。那蜥蜴其丑无比,从树上滑下,尾巴一摆,钻进草层,攸忽不见。

散仙看着那蜥蜴消逝之处,若有所思。

樵夫打趣道:“看散仙那眼神,莫非这蜥蜴,竟是……”

散仙忙制止他,道:“天机不可泄漏!老兄请勿多言。”

二友认为散仙这个老江湖又在装腔作势、故弄玄虚,不再理他,闲谈起别的事来。湖客讲起他的招财猫如何猫通人性,樵夫谈起道寨那条黑狗如何狗懂礼仪。

樵夫忽想起一事,忙道:“对了,今天樵夫一是来喝茶,二呢?是来贺喜的!”说罢,装模作样打起拱来,连声道:“湖客喜得贤徒,可喜可贺!”

湖客满头雾水,道:“此语应由我等来讲,怎么竟让你抢着讲了?莫非真要我等贺你收徒?”

樵夫道:“丹明法师,另一高徒,法号永弘,你是认识的。此徒善根极深,将来会证得‘声闻’果位。何谓‘声闻’,容后再谈。樵夫已让永弘来拜湖客为师了。待他禀过丹明法师,即来行拜师之礼!”

湖客忙道:“林老兄莫非活得无聊,拿湖客逗乐?湖客身无一技之长,收徒所授者何?”

林老兄道:“永弘胆子极小。昨晚道寨出了一点怪象,有那么多师友集中在道寨,多少人身手不凡,可永弘居然被吓得晕了过去。樵夫想介绍他来向湖客学大胆。”

散仙最欲打听奇闻,好在走乡过里之时,添技插叶,到处传播,收获粉丝无数,俨然传媒界知名人士。一听到道寨出怪象,忙竖起耳朵道:“道寨怪象,请道其详!”

林樵人本来憋住不讲,是知道昨夜怪事二友迟早知道。大人们认为不足一谈,小孩们却会议论一段时间。等到此二友从小孩们或膳姐处听到一鳞半爪,自会向他打听,那时,他再侃侃而谈,便显出自己的分量及气度,让二友觉得自己也有深藏不露之处,不是拿着半桶水就到处晃荡的人。现在被散仙这样一问,便故作司空见惯的口气把昨夜之事轻描淡写一番。

尽管樵夫轻描淡写,散仙湖客还是听得惊叹不已。

樵夫讲罢,又谈起永弘欲学大胆一事,湖客一向对法师、真人那帮方外高人有景仰之心,听到丹明法师爱徒竟要拜自己为师,自是满心欢喜,道:“明日我去给法师送石心水时,就把永弘带来。”

散仙道:“那今日那个你得先备课,编教材,写讲义,以免徒弟来后,无从下手。”李某不得不第N次饶舌:在一些网站,散仙此语,“日”与“你”中间不“那个”一下,就变成星号或“口口”。“为何如此?”说书人满脸坏笑而问。

| 1 || 2 || 3 | [ 页次:1/3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238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