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万年孤独(9-10)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16-2-27 15:57:42

(9)

话分二头,各表一端。且说广潮道寨这厢,三友谈完宝林洞后,正各自呷茶静坐,忽闻膳房又传来膳姐惊呼:“啊……”

真人淡然一笑,顾二友道:“这膳姐呀,就喜欢一惊一乍的。”

林樵人道:“此回又是何事?”

南山月面有欣色,仿佛自语般,喃喃道:“南某理想国,喜添新国民,众生皆平等,均有菩提心。”

林樵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起身往膳房走去。

膳房中异香沁人心脾。

沙锅盖悬浮在离锅三尺的空中。

膳姐目瞪口呆如木鸡,立于一旁。

红林仙子慧心巧手,麻利地揉那个搓着一团面,迅速地把面团捏成一个孩童模样,接着双手捧着面童,置于悬浮着的沙锅盖下,沙锅中腾起的水汽,弥漫在面童周围……

过了片刻,在水汽中面目模糊的面童逐渐清晰起来,生动起来……不是“生动”,而是真的手脚动了,眼睛眨了,小嘴笑了……

林樵人差点忍不住,也要惊叫起来。

异香消逝了。

膳房里静静的,三个人表情各异。

仙子看着自己的“杰作”,一副乐融融的表情。她抱着面童,朝林樵人和膳姐道:“二位不必惊惶!一切皆有造化。我们到大厅去吧。”

三人一童,到了大厅。

真人慈爱地看着面童,道:“哈,你是第一位客人。过一会,你的小朋友们都会来的。”

林樵人看看南山月,南山月自顾呷茶。

林樵人有些纳闷,又不便多问。他非人非仙,只因多生广种善因,福报不薄,故一介樵夫,从未修练过,竟误入仙境,成了“烂柯人”。与书上所写的“烂柯人”王质有异的是,他回到人间后,并没有在人间做一常人等死,而是在看到父母已丧、家园已毁之后,重新上山寻仙,不惧艰险,几经磨难,终于遇上了广潮红林,得此“半人半仙”之善果。

其实能遇上广潮红林,也是善缘所致。

广潮红林曾化为乞丐父女,游历人间。时值某朝末期,官贪民贫,盗贼四起,道德沦丧,广潮红林受尽欺辱。林樵人那世乃一打铁人,累死累活难养其家,仍心存善念,收留这对父病女弱的乞丐,为其治病,供其食宿,多日未起嫌心。直到乞丐病好,才准其父女离去。

广潮虽学道修真而成仙,却也敬仰佛法,临走时欲授财与林樵人,却看透在乱世中财物会招灾引祸,欲授神仙术却非一朝一夕可成就,便授其“持名念佛”之法。念佛之法,乃佛教净土宗法门,是方便之法门,其中“持名念佛”,是方便中的方便,一心称念“阿弥陀佛”圣号。其实,这一切,也全由林樵人福报所定。

正因林樵人与广潮红林有此善缘,故能遇上。正因有念佛之善因,故林樵人得以遇上法师丹明和居士南山月。

说到“烂柯人”,不得不饶舌几句。中国晋朝时有一位叫王质的人,有一天到信安郡石室山去打柴,看到一童一叟在溪边大石上下围棋,便把斧子放在地上,驻足观看。看了多时,童子道:“你该回家了。”王质起身去拿斧子,见斧柄腐朽、斧头锈得凸凹不平了。王质非常奇怪。回到家里后,发现家乡已经大变样。无人认得他,提起的事,有几位老者,都说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原来王质石室山打柴误入仙境。中国人有“仙界一日人间百年”之说。后人把“烂柯”作为围棋的一个别名。

正在说书人饶舌之时,广潮真人闭起眼来,面色怡然。

南山月默念起《心经》来。

红林仙子与膳姐一边逗面童玩,一边闲聊起小孩子来。与林樵人一样,膳姐也是善缘所致,凡人误入仙境。其大惊小怪,乃积习难消,并非少见多怪之故。其善因,以后有空再聊。这会儿顾不得聊她了。只见平素泰山崩于前而不惊的真人,此刻睁开双眼,神色有异,虽甚轻微,仍逃不过南山月眼睛。

南山月静静地看着他。

林樵人诧异地看着他们。

(10)

真人轻声道:“方才老朽闭上眼睛,清清楚楚看到卓文他们几个与修真女在洞外说话。此刻,他们音讯全无。”说书人用地球人时下的话来说,就是他们进入了盲区,没有了信号。

林樵人忙起身道:“真人勿忧!樵夫即去看看。”

真人道:“林老弟去看看也好,但请勿急。”

南山月道:“南某同去!”

他们两人走出大厅,直往宝林洞而去。说书人本来只想藏于书后,不吭一声,但恐诸位有惑,故不得不出来讲讲,既然前面已出来过,以后可能会不时出现。此刻出来,想讲的是,南山月本来瞬间可达,何用与林樵人急走?只因他与什么境界的人一起谈话做事,自己就会处在什么境界。俗语“宁与神仙吵架,勿与凡人谈话”、“宁与君子吵架,勿与小人谈话”讲的就是境界。但南山月却是与什么境界的众生相处,都会放低身段融入,但绝不会被同化,打比方讲,他与小人谈话时,自己会处在一个小人比较容易接受的境界,但他心里只想转化小人,绝不会变成小人。这种状况用个方便的类比,便是佛教所讲的“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而度脱之”。其“放低身段”是一种方便的说法,也是一种自然而然,并非刻意为之。

到了宝林,离洞口尚有数丈,林樵人便大声呼喊起来。

呼喊声在密林中被消耗掉不少,再传入洞中……

那洞口就像悬着一条无形的厚厚的黑布……

于是,樵夫的呼喊声,在洞中的人听来,仿佛从地狱深处发出来的。

被吓住的,只是茶妹和残月。

几个童子,混沌未开,无所谓怕不怕的。

隐士夫妇和修真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走了出来。

大家会聚在洞门口。

林樵人看着黑乎乎的洞,心生怜惜,道:“明天,樵夫就给女侠送来一桶松脂,女侠尽管点起松脂,把这洞照得通明。以后,就由樵夫负责为女侠采松脂。”

卓文夫妇轻笑起来。

残月和茶妹则大笑起来。

樵夫被笑得莫明其妙,道:“我讲错了么?”见大家不答,转过头问身后的南山月道:“山月兄弟,你评评理,樵夫虽粗陋,却是一片好心,有这样好笑吗?”

修真女道:“小女子深谢好汉仗义!只是这松脂,小女子却是用不上的。好汉好意,芷茵心领了!”

山月悄声朝樵夫道:“外面看来漆黑阴森,里面却是别有洞天。樵兄不用费心了。”

樵夫道:“真的吗?怪不得!”继而自语般悄然道:“原来这漆黑阴森,却是一道最保险的铁门,让坏蛋不敢轻易进洞。”说到这里,忽想起自己也是不敢轻易进洞之人,便有些窘。

山月宽慰他道:“即便是好人,也是不敢轻易进洞的。”

卓文道:“如果女侠不嫌我等叨扰,改天卓某邀樵兄南兄,再来宝洞大开眼界。此刻,我等还是先往广潮道寨一聚。”

众师友道:“好!大家走吧!”

大家正走着,忽然,女侠停下脚步,暗叫一声:“不好!”

附:

一、2011年12月开始创作《万年孤独》,初以每天3000多字速度进行。写了20多章后始在网连载。后因忙于他事减速。时断时续。2016年2月开始在微信公众号《李乙隆作品》上连载。

二、《万年孤独》(百万字小说)纵横人类古今,探寻终极真理。人文精神,宗教情怀。融玄幻、武侠、言情、女尊、恐怖、搞笑等于一炉。章章有伏笔,处处有呼应。情节曲折有趣,张弛有致。让作者与您一道,畅游无穷的时间与空间。充满阅读与想象的快感。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阅读306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