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春 笋 |  迷津寻渡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万年孤独(5-6)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16-2-23 11:22:38

(5)

且说大厅三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聊到了宝林洞。

林樵人道:“尽管那片阴森森的林子,被真人说是一片宝林,那些丑陋怪异的禽兽蛇虫,在真人法眼中都成了可爱的精灵,但是,一想到那林子中那个黑乎乎的深不可测的山洞,我至今依然感到可怖。”

广潮真人道:“有那么可怖吗?”

南山月道:“缘!”

林樵人不理会南山月一字禅,顾自道来:“樵夫在尘世打柴为生,终日在山里转,进过的山洞不少,可那个山洞,我就从来没想到要进去看看。”

南山月道:“不是你想看不想看的问题。缘未到而已。”

林樵人仍不理会南山月话意,只管接着自己的话荐,道:“那位女侠,看中那个地方作为修练之所,真人说,女侠是那个山洞九百年前的洞主转世的,我相信,但现在,她毕竟是个弱女子,我不敢去设想,在那个山洞,她是怎么过的。”

南山月笑而不语,只顾呷茶。

真人道:“要在往日,孩子们好奇,要进那林子去看看那山洞,我都严令不许进。”

林樵人道:“那今天……”

真人道:“这今天呀,该来的都来了。我叫残月去宝林洞,她一点也不讶异。一切,就这样自然。”

南山月道:“不该来的,可能也会来。”继而又道:“既然来了,就是该来的。”

对身旁这位兄弟这些没头没脑、自相矛盾的话,林樵人不知听过多少次了,便不再理他,低头品茶。

却说残月路遇茶妹,喜道:“师尊叫我们去三斗田木屋请师叔师婶。”

茶妹喜道:“好哇!”

排金山下三斗田木屋在梅花新村后面四百步远处。

卓文夫妇乃博学高雅之士,也曾想施展济世之才,进入仕途后见官场混浊、世风日下,便全身而退。他们决绝地摒弃一切现代器具,用石头取火,保留火种,过起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写东西,是用非常简洁的“春秋”体文字在竹简上刻。他们木屋前有一块田,可以打下三斗稻谷,所以,孩子们喜欢称他们住的地方为三斗田木屋。木屋东边是赤米溪上游,溪边有一小片天然田园,他们引进溪水后,稍为耕耘,撒下谷种,便有禾苗长势良好,故他们给那儿起个地名:禾皋。

他们也感觉出广潮红林南山月等非俗类,但他们从来不问不讲。他们喜欢这些邻居,但却不想去攀附。孩子们亲热地称他们为师叔师婶,他们也乐意教孩子们许多人世间的文化知识,却不打听孩子们身世。

他们少年时,像同时代许多中国少年一样,都是无神论者、唯物主义者,不相信任何超自然力量。年长之后,他们知道国外许多顶尖的科学家,研究到最后,常常会偏向或陷入有神论。牛顿就是神学家。爱因斯坦说:“如果世界上有一个宗教不但不与科学相违,而且每一次的科学新发现都能够验证她的观点,这就是佛教。”他们现在对有神无神这个问题所持的态度是:有则有之,无则无之。不刻意去相信什么、不信什么。即使看到超自然现象,他们也是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幻觉也罢,见鬼也罢,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夫妇正在准备晚饭,却见残月茶妹惊慌失措飞跑而来,上气不接下气,道:“有……妖怪……追……我……们……”

(6)

却说晓风去麻竹坑慈觉寺请丹明法师。

往日,晓风残月他们,总是按师尊所吩咐的路径走,不从跌马潭上过。另有一路稍远,可绕开邪异的跌马潭。可今日,合该有事,晓风贪近,便走上了跌马潭上的石板桥,边走边想:“大人们能走这石板桥,为什么我们孩子们不能?还不是因为怕我们贪玩不小心跌到潭里去。我们都快要成年了,还把我们当三岁娃娃……”

这样想着,快走完桥了,忽记起广潮师尊跟林樵师伯说过,走这桥倒没什么,只是要控制得住自己的意念,不要往桥下的水潭看。如果不小心看了一眼,就一定要控制自己不要被什么异象吸引住,马上转移目光。如果被什么吸引住,你就会控制不住自己,而跳到潭里去。如果快过桥时,有人叫你大叔、师傅、伯伯什么的,你一定要管得住自己不吭声。如果过了桥,总感觉后面有什么东西紧跟着你,你千万要守得住自己的意念,不要回头。只要你能牢牢掌握自己的意,你一天走上一百遍,都平安无事。

有些事不想犹可,一想起来,晓风就管不住自己了,仿佛一个人变成二个人,一个硬要往桥下看,一个不让看,二个人较起劲来,脚步缓了下来。总算再跨一步就过桥了,这会儿偏偏有个童声响起:“哥哥!”

二个晓风又较起劲来:“是小孩童的声音。小孩童,就算是鬼,也没什么可怕的,应一声看看会出现什么状况。”“不能应!千万不能应!自作聪明会误事的!”

好了,过桥了!

咦!谁跟在后面?

意守丹田。

不要回头。

不要回头……

回头看一下,又有什么!

回头一看,似乎有什么人影,闪了一下,就不见了。

一定是因为害怕而出现幻象。不要怕,不要怕。继续走,走,走……怎么觉得,被谁踩到了脚后跟,后脖子凉凉的……

越想越怕,快跑……

且说慈觉寺师徒仨刚刚做完晚课,收拾完毕走出佛殿,见小施主晓风神色惶恐,正朝着他们疾跑而来。

丹明法师,正欲招呼晓风,忽然闭起双眼,念起佛经来……

两个徒弟知道有异,也跟着念了起来。

晓风怔怔地站着,先是感到浑身像被冰冷的水浸透了似的,快受不了的时候,慢慢温暖起来了。

丹明法师停了念经,朝晓风道:“你从跌马潭上过!”面露责备之色。

晓风不敢作声。

丹明法师说:“你不该引魔上身。此魔怨气极深,乃跌马潭水鬼首领。好在慈觉寺善气弥漫,令其怨气无法作恶,不然,你命休矣!老衲此前已为跌马潭做过几场佛事,超度潭里亡灵。可怜潭里亡灵,有些善根太浅,以苦为乐,竟执著于作一水鬼,作跌马潭女魔头之鬼奴,未能接受佛法。要将此潭超度干净,还需很长时间。”

稍顷,法师又道:“女魔虽被老衲劝退,却给我们留下一个纪念品。好,可见此魔善念并未尽灭。”

说罢,信手折一菩提树枝,在地上画一童子,继而,令晓风立于其上,喃喃念了一会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然后,问晓风道:“你摒除杂念,感觉你身上有什么东西?”

晓风照做。过了一会,晓风道:“弟子感觉自己身上有一个孩子。”

法师朗声道:“孩子,下来吧。到你自己的身上去吧。”

晓风只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落在地上,好不轻松。

大家看着那地上所画童子……

除了丹明法师,大家都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

附:

一、2011年12月开始创作《万年孤独》,初以每天3000多字速度进行。写了20多章后始在网连载。后因忙于他事减速。时断时续。2016年2月开始在微信公众号《李乙隆作品》上连载。

二、《万年孤独》(百万字小说)纵横人类古今,探寻终极真理。人文精神,宗教情怀。融玄幻、武侠、言情、女尊、恐怖、搞笑等于一炉。章章有伏笔,处处有呼应。情节曲折有趣,张弛有致。让作者与您一道,畅游无穷的时间与空间。充满阅读与想象的快感。

→本文共有评论1篇︱已阅读414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09043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