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茶居
    梦在远方,活在当下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暂未添加该信息。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15
  • 收藏数:0
  • 图片数:0
  • 评论数:17
  • 开设时间:2008-2-2
  • 更新时间:2009-8-26

  • 最新链接
    暂未添加该信息。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2008年5月5日 12:13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记游唐伯元纪念馆

             最初知道唐伯元,是在去年“十一”与小惠搭乘102公交车去莲花山时,当时车奔驰在324国道上,而我只随意往车窗外一望,便正好看到路边有一巨大的横幅,标着“唐伯元纪念馆”的方向,顿时乐了,转向小惠道:“看!有个唐伯元纪念馆!这唐伯元……跟唐伯虎什么关系呀?”

             我想应该是没有关系的。其实心里早猜着了七八分,想这唐伯元最多就是澄海的历史名人罢了。唐伯虎声名再大,总不至于能够惠及到亲戚也在数百年后都能受人景仰吧?但,唐伯元他究竟是谁?

    [阅读全文]

    一盏清茶 发表于 云且留住 | 评论(4) | 引用(0)


    2008年3月14日 12:13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不完满的完满
             二嫂自放下凯儿回到深圳后,见天就一个电话询问凯儿的情况,我的QQ、手机信息天天都充斥着她对儿子的思念:“发凯儿的相片给我看看吧?”“什么时候再拍凯儿的MV啊?”

              MV还无法解思念之苦,家里的电脑更因这位思子成狂的母亲而有福装上了视频、麦克风,电脑该有的设备已是应有尽有(除早先已被我卖掉的打印机)。这等经久不衰的热情思念倒是我不曾领略过的,有几度,几乎是像赶作业似地中午回家匆匆吃罢饭,再匆匆给凯儿拍个MV,然后屁股都来不及在家坐热,便再匆匆地往公司赶,下午再将新鲜出炉的凯儿MV上传到5...
    [阅读全文]
    一盏清茶 发表于 心之物语 | 评论(2) | 引用(0)


    2008年2月26日 12:13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天天天蓝
      领导看了我发表在公司季刊里的文章后对我说:“KN,你的文采很好,可是,你的思维却似乎不大乐观,对事物的看法好像多陷在感叹里,仿佛天总是灰的。”是么?我以为我已经在努力学着去感受幸福了。我于是反省,我不够乐观么?我会总觉得天总是灰的么?不会吧?我想起了,我的那篇文章,描写的这个城市的天空,好像是灰的。而领导则对我们讲述了她自己的故事——
     
     “在25岁之前,我并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人生...
    [阅读全文]
    一盏清茶 发表于 一地鸡毛 | 评论(2) | 引用(0)


    2008年2月21日 12:13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斯人独憔悴
            年轻的时候,她是个美人儿,追求她的男人不计其数。偏偏,她选择了最不起眼的一个。但这个男人对她最为执着,爱她,连她身边的亲朋好友都能受到他最热情的照顾,当时,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木匠。
     
             结婚后,赶上了改革开放,他们下海经商,他敢打敢拼,她独挡一面。很快,他们发富了,他也在风月场里拥抱了另一个女人。多年来的三角关系,爱恨纠缠,使得她身心俱惫。那个男人彻底抛弃了她与一双儿女,将爱与钱都带去给那个女人。仅...
    [阅读全文]
    一盏清茶 发表于 心之物语 | 评论(0) | 引用(0)


    2008年2月15日 12:13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守望光阴

            带孩子真的是件很辛苦的事,如果不曾亲尝,或者是永远无法真正体会个中滋味的。至今明白,为什么那句话是这么说的了——养儿始知父母恩。
    一盏清茶 发表于 心之物语 | 评论(4) | 引用(0)


    2008年2月5日 12:13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办公室的留言板
            办公室雪白的留言板上,贪玩的男同事画下一个又一个的小人儿,形态各异。我坐的位置正好一斜眼就可以看到那留言板,看着那些小人儿或俪影双双,或手持刀子管具,似含江湖恩仇,我看着它们似乎也鲜活了,活在白板上。如果那里面也匿藏着一个世界,它们也应有悲欢离合的人生吧?


            看这面留言板,就不禁地想起它见证过的喜怒哀乐。

            那个画小人儿的男同事曾经在失恋的时候将最心碎的文字贴在了上面,领导看了,再写下一篇勉励的文字,贴在旁边。她说:不能继续相爱走下去,并非谁不再优秀,只是,彼此不再适合了。

    &nbs...
    [阅读全文]

    一盏清茶 发表于 一地鸡毛 | 评论(0) | 引用(0)


    2008年2月2日 12:13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只争朝夕

             办公室里有人辞职了,一起相处了两年的同事,有过磕碰,也有过默契,有过不快,也有过欢乐,风风雨雨一同走过,如今说走就走,令人措不及防。一颗心就在那突出其来的消息里震惊着、惆怅着,感慨至揪心,不知为何。也许这是惯性,每每面对离别,总要滋生出来的愁意。我甚至不想去细想究竟,不愿去回忆。毕竟他现在有更好的发展,那便衷心地祝福他。

             以为自己的脑袋就此变简单了,许多的困惑竟然就束之高阁,任它去蒙尘。失恋的好友与我谈及爱情之时,我总是一再地沉...
    [阅读全文]

    一盏清茶 发表于 一地鸡毛 | 评论(0) | 引用(0)


    2008年2月2日 12:13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记取每朵花的微笑
            当我专注地摄下竹根下的那株小小的幸运草时,冰又好气又好笑在地我身后跺脚:全世界的人都不会去看这朵小花的,只有你当宝贝似的拍照。你说你还给不给我拍照啊?我笑。这一路的旅程不长,但极有可能于我此生是仅此一游,只此一遭。毕竟我不属于这里,我只是个匆匆的过客。而走过的路,留下了足迹,领略了这平凡又美丽的风景,已足矣。心里已经在打算,这个地方已走过,不留遗憾的,今后不会再来了。

            向来喜欢坐车,倚在窗边,看着窗外流动的景物。刚出发那会,还没有收获终点的景致,心情就已经很飞扬,像小学生郊游般地兴奋,只是暗暗地,化为满眼微笑看向窗外,甚至是路边的荒草、沙砾、村狗、流浪汉。都觉得独成一景。懂得...
    [阅读全文]
    一盏清茶 发表于 云且留住 | 评论(2) | 引用(0)


    2008年2月2日 12:13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走没有走过的路,见我惦念的你

            又一次,我收拾心情,背上包包,背着满满的想念,上了那烟尘滚滚的车,去到玲子的世界看她。

            她在普宁工作已近一年,这感觉似乎回到当年,在我们长久地分别后,我独自去她学校看她的心情。一路上,看窗外风景时,思忆漫漫。

            然后,如约地在她们公司的大堂前,看电梯门缓缓打开时,她从那里面款款走了出来,我们相视而笑。挽住手,便一起去了她的办公室,候她下班。然后到了她的宿舍,放好行李,稍事歇息,她便带我去大祭五脏...
    [阅读全文]

    一盏清茶 发表于 云且留住 | 评论(1) | 引用(0)


    2008年2月2日 12:13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出门在外(二)
    一盏清茶 发表于 云且留住 | 评论(0) | 引用(0)


    2008年2月2日 12:13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出门在外(一)
            外出四天,终于回到家了。感觉这阵子忙得连自己姓啥名甚都给忘了。在佛山祖庙游览时,小冬就说:“你这家伙回去一定又要写一篇博客了。”我笑着说:“这不好吗?将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留待日后慢慢回味,不是件很美好的事吗?而且……我怕,有些东西如果不及时记忆,将来会都忘记掉。”小冬听罢收起戏谑的神情,认真地道:“嗯!说得也是!那你记得回去一定要写博客哦。都记下来。”

            所以,此时,已经是深夜时分了,顾不上那连日欠缺的睡眠,也顾不上长途劳顿的疲累,还是倒上一杯白开水,打开酷狗,在...
    [阅读全文]
    一盏清茶 发表于 云且留住 | 评论(1) | 引用(0)


    2008年2月2日 12:13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山行游记
            小惠提议,国庆节去爬礐石山。我道,礐石山我们已经爬了太多次了,不如去没有去过的地方玩,比如,澄海莲花山。我在博友的博客上看到,似乎风景不错。再去陈慈黉故居看看,来个澄海一日游,如何?
     
            她接受了我的建议。于是,上网查找,研究了交通路线。10月1日,天刚蒙蒙亮,便搭乘了公交车直奔莲花山温泉度假村。下了车,小惠一脸茫然,怎么办?路该怎么走?我只一副天不怕地不怕样子:“问人!路在嘴上嘛!问一问就出来了。”...
    [阅读全文]
    一盏清茶 发表于 云且留住 | 评论(1) | 引用(0)


    2008年2月2日 12:13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欲说还休
     少年不识愁滋味
    爱上层楼,爱上层楼
    为赋新辞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
    欲说还休,欲说还休
    ...
    [阅读全文]

    一盏清茶 发表于 心之物语 | 评论(0) | 引用(0)


    2008年2月2日 12:13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忧伤
             我大体上说来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孩。生活中的许多事,总能或多或少地引发我一些愁绪,一些思索。

             我常常想不明白很多事,比如,一段故事,什么时候才是开始,什么时候又才算结束?一个人,一生的命运,什么时候才算是转捩点?那个改变我们命运的时刻又会发生在什么时候?是昨天、今天、明天?还是无论什么时候的我们所做的事情里?

    ...
    [阅读全文]
    一盏清茶 发表于 心之物语 | 评论(0) | 引用(0)


    2008年2月2日 12:13   晴天 
    开新窗口访问该主题 

              我觉得生命是一本自传体小说,作者就是你自己,小说总是有始有终,然而要写上什么样的内容却全由你自己作主了。你可以让这小说雨雪萧萧,也可以让它春光明媚。故事的每一处转折点,都由你决定着要走的方向。而生活,却是本没有中心,没有重点,只有态度,只有心情的散文诗。 

            有一段时间我极渴望爱情,那是因为我最好的朋友——小D谈恋爱了,她在大学里跟一个男生交往。我们从不轻易说爱一个人,最多说喜欢,因为深知“爱”是个多么沉重的字眼。可是她告诉我她“爱”那个男孩子。出于一种近乎“兔死狐悲”的寂寞,我也...
    [阅读全文]

    一盏清茶 发表于 心之物语 | 评论(0) | 引用(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