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月 的博客
     我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暂未添加该信息。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5
  • 收藏数:0
  • 图片数:0
  • 评论数:1
  • 开设时间:2011-2-15
  • 更新时间:2011-3-2

  • 最新链接
    暂未添加该信息。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月月主页 >> 文章 >> 还没有想好 >> 浏览信息《一生只为你》

    还没有想好 | 评论(1) | 阅读(3180)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二   晴天 
    主题 一生只为你

    偶然想到翻开日记本,看见2005722日我竟然这样过了一天。

     

    看了一下现在的我,于是我像很认真的看一个故事一样开始读:

     

    应该是这一天,我在街上失魂落魄了一整天,痛哭无泪,表情怪异的寻找着什么,仿佛大家都很好奇的望着我在心里说了好多话。

     

    原本以为事情会像电视剧里面演的一样,我便提起电话本走向电话亭。首先想到的是TZ ,那头“嘟”电话通了,但是始终没有人来接听,接着是FR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停机……”无奈之下拨了PJ的电话(这个人我现在好像都有点想不起来了,只记得他好像是TZ的朋友),同样“对不起…….”然后是LY的手机,记得当时有手机的人并不多。——“喂”一个女人的声音,好像是他的妈妈,——“嗯我是LY的同学,请问我可以找李洋问一下电话号码吗?”——“那你打去我们家,我们家号码是…….”“好,谢谢!”赶忙拨过去,“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我傻了,我又重新拨了一遍所有的号码,仍然是无结果。

     

    万般无奈之下,只有他了,他说过会帮我的,不管是什么忙,按照我的心理程序,我会想很多:合适不合适,对与不对,我到底爱妈妈和姐姐多还是自己多?他会借吗?正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表姐,我突然生出一种很奇特的高兴,她问我为什么,我只说了一小部分,她大抵明白一些吧,可是她硬要我去她家,到时候舅妈肯定会问我很多的,我该怎么回答?

     

    面对舅妈的询问,我的心情很是不安,就像是人生中第一次撒谎一样,忐忑,怕被发现。

     

    吃完午饭我就出来了,走到街上,下雨了,发现忘记拿伞了,我只能拖着白球鞋痛苦的徘徊在大街上,不知道是为什么头发要在这种时候扎不稳,我摸着自己的心振作起来。

     

     ——“喂,MH吗?我是LYY,你能够帮我一个忙吗?”——“哦,这样啊,钱我有,可是我现在在我外婆家,外边下着雨,我外婆不让我出门。”——“谢谢你,嗯……你不会觉得我不好吧…….”支支吾吾的说完这几句话,她也已明白再说也是无用了,——“我了解一点你的事儿,不会的。”——“那真的谢谢你了,祝你玩得愉快。”大表姐、朋友、同学也都没有任何回音,害得表姐和我一起走了很多冤枉路,我不能再这样没有一点结果的闲荡下去了,叫表姐回家了。

     

    鼓起勇气拨通了他的电话,他的妈妈却说他不在家,这下我没有办法来形容我的感觉,我只希望雨就这样一直下,最好不要停下来!真的想像一个疯子一样横死在马路上,这样空荡荡的在这个几条最常走的大街小巷里头来来回回走了很多大圈儿,我像不敢停下来的轮子,前面根本没有站台。

     

    接着还是拨通了MH的手机号码,——“喂”——“喂”,——“是LYY吗?”——“嗯……”——“你有没有事啊?要不要紧?”——“我没有事,谢谢你,…….…….……..你在哪儿?”——“我在ANCH,很远,你不知道路的,你可以找一找住在CG的同学,我想他们会帮你的,他们人都很好的。”——“我不知道他们的地址和电话,刚才找LY号码是空的,我也不知道FR的地址……”我知道她很同情我的遭遇也很想帮我,她告诉了我LY的电话和FR家的地址。

     

    挂了电话,立马去找FR,可是谁知道这地址在哪里?会不会有是空欢喜一场?找了许久,未果,不知道是平时玩得太少还是出门真的太少?结果MH又告诉我其他人的电话,我打了ZY的电话,他去广州了,接着打了LY的电话,终于通了,但是这个时候我的嘴巴好像好像很不听使唤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像很难以启齿,我不经控制的说了一些跟借钱没有关系的世态炎凉和冷酷亲情,到时候到了学校碰见我该怎么想我,会不会看不起我?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坏女孩?会不会觉得我轻浮虚荣……怎么办?

     

    包球鞋成了黑拖鞋,我拖着它又开始疯子般的行径,想了好多,仿佛可以预感到尽头是没有任何结果了,可是,不行,难道就这样一天天看着妈妈看着姐姐痛苦,难道我想看着妈妈每天除了用绞尽脑汁的功夫去说服姐姐吃药治疗还要担心那么多烦恼,还要面对那个要钱的老婆子,受她的气讨她的骂……?妈妈背上有几万座山,她的压力她的苦没有人会知道没有肯去理解没有人愿意了解,而我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这样加深这些烦恼。

     

    我去找CZR,从原点到电话亭——超市门口——公安局宿舍——文艺路口——舅舅家——CZR家——步行街……中间循环往复徘徊踌躇喊门打电话全部都是等于现在的零,我几乎要崩溃了,好像在上演一个电视剧情,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的事情就这样如期而至。

     

    接下来重复刚刚的过程,现在还多了一种想吐露苦水的心情,很想找一个人说说话,我听出来别人都不想趟浑水就立马收起情绪,又开始问多一些人的电话,从LY那里从MH那里,找啊找,找到FR的地址了,当时我就像流浪猫找到了窝一样飞速跑上楼去,可是这一棒让我差点就要晕倒了,我不忍的走出楼梯。(现在想想当时正值暑假大家都各自团聚游玩去了)

     

    我走在街上,等待着夜幕降临,忽然又走到眼前电话亭,上去提起电话筒,不知道打给哪个号码,MH她愿意听,可是我却不会讲了,我的言语都显得六神无主,乱七八糟的话,我用手在电话的周围不安分的画着,不小心划破了手,看到血我又想哭了,就在此时FR从我身边走过,我的心突然一闪,我不知道怎么了,不敢确定却又那么想那个人就是她,终于我喊了一声,这下子我整个人才显得像个人。

     

    接下来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是正常的人了,她买了一样东西,硬拉着我吃了碗米粉,还给姐姐带了一碗,还买了一些吃的,又叫了辆慢慢游,此时天已经黑了,很快就到了,就像拿到温暖一样给整间屋子带来很久不见得生气,说了几句话,没有多久她就要走了,仿佛希望要正常飘走了一样给我带来不舍和失望,我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提借钱的事情她的身影就消失在小巷子里。

     

    妈妈火了,就像以前生气一样的表情和言语,顿时我泪流满面,而且停不下来,“要你借什么钱,你个伢儿怎么借的到钱,借的到什么。”这句话带着恨带着无奈带着对命运和这些日子的愤带着对生活不公平的埋怨,我知道我不能怨妈妈,可是事实证明她已经在慢慢的忘记我的感受,早就不理解我了,不知道我会在想什么了,口口声声说:“大人只希望孩子幸福快乐,有些事情不需要你想不要你急。”但是我若是真的快乐了真的想做我自己了她却是那么的不高兴,从来不会爽快的答应。现在的我好像不再认识我的妈妈了,很多次我好想好想和她说话,却话到嘴边就一个字也没有了,我知道我得不到我要的答案,多少次已经没有回应或者敷衍搪塞,我真的开始怀疑了,好痛苦好痛苦。我只能正常的站着,只能想:姐姐病了,妈妈每天已经做了够多的事情已经担心的头疼了,我又没有失去任何东西,我的人生任然是这么完整无缺,我应该要正常。可是我的心里仍然是控制不住的难受,我宁愿每天有做不完的事情宁愿累死累活的活着,宁愿把姐姐的所有病痛换给我…….

     

    如果是这样,那姐姐从4岁就已经是一个病人了而且注定了永远是一个病人,那我是不是就得放弃从妈妈那里得到的?知道都会认为我是胡说,可是事实……

     

     

     

    月月 发表于:2011-2-15 14:09:57

    评论 

    你好!欢迎来这儿开博!互相学习呀!
    博学主编 发表于:2011-2-27 18: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