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舞青春
    喜欢文学的我,努力向文学这条路上走去。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暂未添加该信息。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55
  • 收藏数:0
  • 图片数:1
  • 评论数:26
  • 开设时间:2007-07-14
  • 更新时间:2010-07-17

  • 最新链接
    暂未添加该信息。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楚王主页 >> 文章 >> 情感故事 >> 浏览信息《那一夜》

    情感故事 | 评论(0) | 阅读(1731)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四   晴天 
    主题 那一夜

                                                 那一夜
                                                                     楚王
         2005年的某个夜晚,在街上闲逛的我,无意间听到了一首歌,它就是谢军的“那一夜”。我不否认它是一首好歌,是一首能让人心弦颤动的歌,但我不喜欢它,甚至讨厌听到它,原因很简单-----它令我想起了一段往事,一段我不愿想及的往事。
         “那一夜”勾起了我对曾经的一段往事的记忆,使我感到很揪心,我加快脚步想快点离开那条街,远离那首歌,并劝告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一夜”竟然一发而不可收拾,一时红遍大江南北,不论是大街小巷,超市广场,你都能听到它的旋律。那段日子我真的不愿出门,想躲在家里避开谢军那忧伤的,带有一些忏悔的,甚至可以说是撕心裂肺的“那一夜”,如果躲在家里真的可以避开的话。早就听人说过,是事情总得去面对的,躲是躲不了的,也听人说过,有些东西是无处不在的,那时我真的相信人们说的没错------我纵是躲在家里,可仍然还是避不开那首“那一夜”,左邻右舍的唱机里传出的大都是“那一夜”。就连给朋友打电话,他的手机彩铃设置的也是“那一夜”,真的让我感到天地虽大,我却避不开“那一夜”。
         “那一夜”不知从05年的哪一刻起就肆意的响开了,全不顾我的感受。因为它的肆意,那一段我不愿想及的往日旧事,一次次的让我情难以堪------
         2001年的6月,经好友苏颖的介绍,我认识了钱菲,我和钱菲可能正应了“一见钟情”那句话,我们认识不久就成了丘比特的箭靶,携手坠入了爱河。至于我们相爱的过程我已不想去提及,不想提及那个雨夜,我背着发着高烧的她,踏着泥泞去三里外的镇卫生所就医;不想提及平素爱睡懒觉的我,每天自觉的早起为她做早餐;不想提及每日踩着单车,载她去十里外的外贸公司上班,不论阴晴暑寒;也不想提及我们携手并肩行走于月下花前,情语呢喃;更不想提及我们也经常因为对某些事情执有不同的看法而争得面红耳赤,互不容让------相恋时的那一幕又一幕,我真的不愿再去提及,毕竟我们最终没能逃脱分手的结局,一切都已成了过去,提及又有何益,只有徒增伤感罢了。我不是惧怕伤感,相信每个人都有伤感的时候,我真正惧怕的是------伤感中还夹杂着一丝莫名的甜蜜,这才是最折磨人的!
         我清晰的记得,和钱菲分手是2003年的9月3日,因为那天是我的生日。那时我们已经因工作调动而分处两地,相距逾百里。那天早上,我还没从睡梦中清醒,钱菲就给我打去了电话,祝我生日快乐。我当时很激动,因为我自己都没在意那天是我的生日,而她却记得很清楚。钱菲说,这一个生日你就到我这里过吧,我马上去准备一下,然后在家等你。我除了连连应“是”,只有开心的笑。由于路上堵车,我赶到钱菲那里时,已经下午一点了,只见她右手托腮的坐在桌前,静静的望着桌上摆着的几样小菜,几样我平素爱吃的小菜。
         “你怎么到现在才来啊?人家等你等得快饿死了。”钱菲见到我便起身迎向前。
         “呵呵,路上堵车,所以来晚了。”我握住钱菲的手,“饿了怎么不先吃啊,这么多好菜就摆在面前,你却亏待自己的胃,真像小傻瓜了。”
         “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是主角,主角没到我怎能先吃。好了,快坐下吧,我们先吃饭,然后再吃蛋糕。”钱菲说着走向壁橱,取了一瓶香槟。
         “还有蛋糕啊?”我问。
         “废话,过生日怎能没有蛋糕,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小气。”钱菲打开香槟的盖子,倒了两杯。
         “和你在一起就是我的生日,有没有蛋糕其实都一样。”我说的是心里话,是真实的感觉。
         钱菲好像迟疑了一下,然后举起杯说:“你呀,就会油嘴滑舌的。来,为你的生日干杯。”
         “来,也为我们在一起而干杯!”我举杯与钱菲相碰,一饮而尽,然后又斟满了杯。
         钱菲把香槟盖好,起身要放回壁橱。
         “菲菲,今天是我生日,就再喝一点吧。”我说。
         钱菲将香槟放回壁橱,回到桌前坐定,笑道:“就因为今天是你的生日,才不能让你多喝。蛋糕还没吃,我可不想你就已经醉倒了。”
         “嗯!”我点了点头,“说的也是啊,蛋糕毕竟比香槟便宜得多。哈哈------”
         “随便你怎么说,我可不会再上你的当了,我对你的激将法已生有免疫力了。”
         ------
         饭后,我们摆上蛋糕,点亮蜡烛,然后合唱生日歌。等吹灭蜡烛,吃过蛋糕,收拾好桌子,已经是下午3点半了。我躺在沙发里打开DVD,看的片子好像是“新龙门客栈”。钱菲则坐在我的身旁,在一针一线的编织着一件快要完工的毛衣。
         我将那部片子看完,钱菲已将毛衣织好了,她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我,没有言语。
         ”菲菲,怎么不说话?“我忽然间感到当时的气氛有些异常,平时我们在一起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可那天自从我打开电视,我都看完整整一部片子了,我们竟没有说一句话。
         钱菲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其实真的有很多话想和你说,毕竟以后在一起说话的机会不会太多了,可看你看电视很投入,又不忍心打扰你。”
         “嗯,什么意思?”我的身子在沙发里动了动,“为什么以后在一起说话的机会不会太多了?”我注视着钱菲。
         钱菲低下了头,应该是在思考着什么,少许才抬起头,看着我,几乎是一字一句的说:“我们分手吧,我要结婚了。”
         “什么?”我从沙发里跳了起来,相信她说的只是玩笑,不是真的。
         “我要结婚了。”钱菲又低下了头,看她那表情,我知道她说的不是玩笑话。
         “和谁?”我有些不能自控的握住她的手。
         “两个月前,家里已替我订了一门亲事,只是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下周二就是我的婚期,我已辞掉了工作,准备回去了。”钱菲依然低着头。
         “那我们呢?就你这样一句话,我们就分了,就把经营了两年多的感情给丢下了?是他太重要,还是我不值得你珍惜?”我握紧她的手。
         “阿原,你知道我对我们的感情是怎么感受的吗?”钱菲终于又抬起了头,“远离你,我就远离了幸福;可走近你,却又是走近了痛苦。你我都明白,我们彼此深爱着,在一起就觉得幸福,甚至一想到对方也会觉得有股温暖。可我们有时又都在互相伤害着,我们无数次的因为一些原本无足轻重的小事而争执得不可开交,纵然彼此冷静下来后,多半会向对方致歉,但那种伤害还是无法忽略的。我们两个的性格都太强了,生活在一起是不会和谐的。”
         “菲菲,有的东西我们是可以改的,我们的感情应该是禁得起考验的。我愿意改,愿意为你而改变,让你只有幸福,不再受伤害。”
         “阿原,这不可能,不要骗自己,我们都不要骗自己。”钱菲轻轻的摇着头,“你若改变了,你还是我所认识的罗原吗?我若改变了,我也不是你所认识的钱菲了。说起来令人有些不能相信,我们当初是因为欣赏对方的性格才走到一起的,可现在却又因此而要分开。”
         我松开钱菲的手,向壁橱走去,我感到有了喝酒的欲望。
         人们常说“婚姻就像一双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其实恋爱也和婚姻一样,也像一双鞋子。正如钱菲说的那样,我们的性格都太强了,并不适合在一起,我们是不合脚的,纵然我们是真心的爱着对方。
         我坐到桌前,为自己斟满了一杯香槟,独自饮下。
         “阿原,我也不想这样的结果,但我们要做出理智的选择,我们只能这样,只能这样选择。”钱菲发出轻微的抽泣声,不知有没有泪水流下,因为我只盯着杯中的香槟,没有移目看她。
         “阿原,我知道你的性格决定了你不会勉强让我留下的,绝对不会。但我在分手之前,还是想得到你对我将来的祝福,我真的很在意你的祝福,因为我们真真的爱过。”
         我没有说话,只是端起面前的香槟,一饮而尽,然后再斟满再一饮而尽。我不知道那天我到底喝了多少香槟,因为那天我醉了,也许是本就不胜酒力,也许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当我酒醒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正躺在钱菲的床上,那被褥还散发着淡淡诱人的香气,可是我没有看到钱菲。我看了一眼床头的那块日历挂钟:2003年9月4日9点23分。
         我用手轻轻的拍了拍脑袋,感到还有一些胀痛。就在那时,手提一个行李包的钱菲走进了卧室,看着我,说:“早餐我已替你做好了,就放在碗橱里。我要走了,十一点半的火车。你走时把门锁好,我以后再过来取剩下的东西,现在一下子没法全带走。”
         “那------我送送你。”钱菲要走了,我心里纵是一百二十分的不愿意,可正如她所说,我的性格决定了我不会勉强她留下,所以决定送送她,只送送她。我一掀被子准备起床,可刚掀起一个被角,连忙又盖好了,因为我发现自己竟然是裸睡的。
         “阿原,保重,我走了。”钱菲在一转身的那瞬间,我发觉有两颗泪珠从她的眼角滚落。
         钱菲走了,独自一个人走了,我没有送她。我狠狠的拍打自己的脑袋,不知醉酒的我是怎么上了钱菲的床,而且还是裸睡的,衣服是我自己脱下的吗,那夜到底是怎么样的,发生了什么没有?可不论我怎么拍打自己的脑袋,那一夜在我脑海中都是一片空白,我一点记忆也找不到。
         和钱菲分手后,我辞去了原来的工作,去了另一个城市,准备一切重新来过,包括感情和事业。至于分手后钱菲的情况,我是不清楚的,因为我们没再联系,她有没有结婚,有没有再回住所取走她的物品,我一概不知。关于她后来的情况,直到数月后与好友苏颖通电话时我才知道------
         钱菲的婚礼是如期举行的,结婚后她和老公一道离开家乡,去了我们当初相识、相恋的那座城市。她在一家咖啡馆里做服务员,她的老公则是做销售的。本来2个人的感情还是很好的,她的老公非常体贴和疼爱她,让她感到没什么不满足的。可不久后,他们之间开始有了磨擦、有了争吵,让感情出现了裂痕,只因钱菲私自去医院做了人流,打掉了肚子里的孩子,没有取得老公的同意。她的理由是,没有良好的经济基础,不应该过早的要孩子。可她老公不认同这样一个理由,而认为她不注重他们之间的感情,不珍惜他们爱的结晶,甚至还怀疑过那孩子不是她和他的,不然她为什么要急急的将孩子打掉,为什么不敢将其生下来。以钱菲的性格,哪容得了这样的怀疑,于是争吵就开始不断了,婚姻甚至面临解体的危险。
         得知钱菲后来的情况,得知她老公有过那种怀疑,我的心开始有些不安,我把自己关在房子里,极力的想回想起那一夜,我醉酒的那一夜,我裸睡在钱菲床上的那一夜。我把自己关了一天一夜,可仍然没有找到关于那一夜的丝毫记忆。那一夜在我脑海中的一片空白,促使我决定重返那座城市,我要向钱菲求个所以然。
         在好友苏颖的帮助下,我找到了钱菲工作的那家咖啡馆。钱菲见到我时,感到有些吃惊:“你------都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听苏颖说你现在在H市工作。”
         “哦,我出差经过这里,顺便进来看看你,不会打扰你工作吧?”说话时,我注意到钱菲已经变了,变得比当初更为成熟,更有魅力了,同时我也发觉岁月的沧桑好像过早的爬上了她的眉宇。
         “不会,现在没有什么客人,不要紧的。再说八点我就下班了。”钱菲指着一张台子说,“先坐下吧,喝点什么,我去帮你拿。”
         按说,走进咖啡馆一般是喝咖啡的,但钱菲知道我是不喝咖啡的,所以才会问我要喝什么。
         “香槟。”我说。
         “香槟?”钱菲脸上的惊容没能逃过我的眼睛。
         “怎么,没有吗?要不就换别的,你看着办,什么都行。”我很想补充一句----只要不是咖啡。
         “哦,有的,就香槟吧。”钱菲勉强挤出的一丝笑容,在我看来也是别有一翻魅力的。
         “在H市还好吧?”钱菲把一杯香槟放在我面前,然后在我的对面坐下了。
         “还可以,马上可能要升迁了。”我品了口香槟,“还是说说你吧,你们现在过得怎么样?”
         “还好。”钱菲淡淡的回答我。
         “真的?”我将目光柔和的投向钱菲,“没骗我?”
         “为什么要骗你呢?你开始不相信我了吗?”钱菲微微仰起头,注视着我。
         “那你能说说你去医院的事吗?”我的语调是缓和的,是试探性的。
         “医院?”一丝惊容在她的脸上一显即逝,“是不是苏颖告诉你的?”钱菲沉默了片刻这样问我。
         “你能告诉苏颖,难道就不能告诉我吗?我们不是朋友吗?”我浅啜了一口香槟,目光仍然停留在她身上。
         “呵------苏颖都告诉你了,我有必要再重复吗?不说这些了,还是说说别的吧。”
         “那你能否告诉我,我醉酒的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钱菲用手拂了一下额前的乱发,想了想才说:“你醉倒了。”
         “那我醒来时怎么会在------会在-------”我着实有些难以说出“你的床上”几个字,那毕竟是在咖啡馆里。
         “哦,8点钟了,我要下班了。”钱菲看了看表,站了起来,“有时间我们再聊吧。”
         钱诽到吧台和一个女子说了几句什么,我没有听清楚。那女子应该是她的上司吧,我想。
         钱菲又来到我的面前,嘴向门外的方向一努,说:“他来接我下班了,我该走了。”她走了两步,忽又转过身,说:“我会幸福的,相信我。你还没有祝福我的婚姻,你应该把它补上。你说呢?”她抛给我一个我捉摸不透的笑。
         我目送着钱菲走出咖啡馆,见她跨上一个穿白色上衣的男子的助动车。我站起身,一步步向店门处走去,目光始终追随着那辆助动车,只见它不疾不缓的穿梭于一盏盏霓虹灯下。透过那一盏盏霓虹灯,我好像看到自己又回到了那一夜,我醉酒的那一夜,我裸睡于钱菲床上的那一夜。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的脑中仍是一片空白?
         那一夜,那一夜,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在暗夜里,我无数次的拍打自己的脑袋,无数次揪扯自己的头发,可最终那一夜在我脑海中仍是一片空白,只在我的心中打下了一个谜一样的解也解不开的结。
         真的希望那一夜真如钱菲所说,我醉倒了;真的希望钱菲真能如她所说的那样,她会幸福的。我真心的祝福她,为她的婚姻补上一份我迟到的祝福。
     
         我不否认谢军的“那一夜”是一首好歌,是一首可以让人心弦颤动的歌,但我不喜欢它,甚至讨厌它,原因很简单------它扯出了结在我心中的那个谜一样的解也解不开的结。


    附谢军的“那一夜”------

    歌手:谢军 专辑:那一夜

    这不是偶然,
    也不是祝愿,
    这是上天对重逢的安排!
    不相信眼泪,
    不相信改变,
    可是坚信彼此的请柬!
    我应该如何?
    如何回到你的心田,
    我应该怎样?
    怎样才能走进你的梦.
    我想呀想!盼呀盼!
    盼望回到我们的初恋,
    我望呀望,看呀看,
    在此重逢你的笑颜——
    那一夜
    ,你没有拒绝我!
    那一夜
    ,我伤害了你,
    那一夜
    ,你满脸泪水,
    那一夜
    ,你为我喝醉,
    那一夜
    ,我与你分手,
    那一夜
    ,我伤害了你,
    那一夜
    ,我举起酒杯,
    那一夜
    ,我心儿哭醉.

    这不是偶然,
    也不是祝愿,
    这是上天对重逢的安排!
    不相信眼泪,
    不相信改变,
    可是坚信彼此的请柬!
    我想呀想!盼呀盼!
    盼望回到我们的初恋,
    我望呀望,看呀看,
    在此重逢你的笑颜--
    那一夜
    ,你没有拒绝我!
    那一夜
    ,我伤害了你,
    那一夜
    ,你满脸泪水,
    那一夜
    ,你为我喝醉,
    那一夜
    ,我与你分手,
    那一夜
    ,我伤害了你,
    那一夜
    ,我举起酒杯,
    那一夜,我不堪回味——

    楚王 发表于:2007-08-16 05:0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