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有不平事
    世有不平事
最新公告
世有不平事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暂未添加该信息。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10
  • 收藏数:0
  • 图片数:0
  • 评论数:17
  • 开设时间:2007-11-13
  • 更新时间:2009-08-26

  • 最新链接
    暂未添加该信息。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世有不平事主页 >> 文章 >> 杂谈 >> 浏览信息《烦事趣戏之稿费催讨记》

    杂谈 | 评论(2) | 阅读(7167)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三   晴天 
    主题 烦事趣戏之稿费催讨记

    烦事趣戏之稿费催讨记

     

    不知是谁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作家者,能以稿费养活全家老小也,作者者,能以稿费养活自己者也,我很赞同这句话,但又给它加了注脚:按此界定,在当今中国无作家也无作者。这倒不是当今中国没有作家富豪,有的,有人还开出了中国富豪作家排行榜。但请注意了,有资格荣登富豪作家排行榜者,一定是先有了不敢说优厚薪俸但也肯定是旱涝无收的一份皇粮之后才有源源大笔稿费和版税一分不敢欠地送上门来,按此注脚,则中国又既无作家也无作者了。这段妙论以前已经博过了,在这里不赘述吧。在这里只说无名作者的稿费催讨。有人说写作是苦中作乐,以苦为乐,我赞同。文章见诸报刊,印成文字,是苦后之一乐,接着等着拿稿费,稿费虽不丰厚,但文字长的的还是可以约上三五狐朋狗党,猪兄狗弟,大排档里坐它个把钟头,醉它一醉,神聊海侃吹它一吹的;文字短的还是够自个儿在街边店找只矮脚椅,夏秋一盘鲜薄壳,冬春一碗牛腩汤,外加珠江啤一瓶,众人皆醒我独醉,同样也是不亦乐乎。我辈平生无大志,爬格子从无文章不朽,“一本书掀起一场战争”的伟大梦想,为文不缀的真正原因其实是自己的正业的就是在故纸堆里讨生活,别人视它为仕途敲门砖,本人自知当官比当文抄公好,比为人作嫁衣好,比给狗屁不通的主篇总纂当下手强,但又有自知之明,知要当主篇总纂功夫不在文章学问,功夫在官场,这门功夫下世人再会吧。于是下了死心钻旧纸堆,把“等因奉此”后剪下来的边角料废物利用,写出一篇篇既可自娱自乐,又无害于世道人心的东西,还可以换得三五瓶啤酒的润笔,以此打发人生,学金圣叹叹一句:不亦乐乎。

     

    歪歪文字变成方方铅字,换来稿费,稿费虽少,尚可自我安慰,将它当成美元英镑,在自己心里不嫌少就是了。但稿费久拖不还,甚至泥牛入海,却就乐不起来,变成烦心事,不过这是死不了人的烦心事,日子久了自我忘却,文章照写,稿费照样有寄有不寄,粗略算起来,这么多年各种大小报刊没我的稿费没一百篇也有九十几篇呵,正应了近日央视联播节目经常说的那句话:小数怕算盘。哈哈,原来穷文人的我,也不是百分之百杨白劳,还有资格跻身黄世仁行列呢,阿Q精神真管用,这么一想,烦心事倒成了乐心事,觉得很戏它一说的必要。

     

    为什么有戏说必要?因为以前拖欠稿费不敢讨,怕得罪了老师们,现在不这样想了,于是近日有了讨稿费雅兴。我用“雅兴”二字一点不夸张,因为越讨心里越快乐。

     

    仅举几例为证:

     

    戏说之一:在上网站看到了征稿启事,要求图文并茂,内容很合我胃口,而且有一句很诱人:稿酬丰厚。于是马上敲响键盘,在发去文章之前,先在QQ里和编辑姐(应该是妹)Q了一通,得知真的有稿费,于是信心十足的发了过去,有二篇过几天后即摆了上去,文字共四千多,照片有十幅,因是第一次打交道,且声明要“原创”故发去认为最得意之作那位编辑妹还在Q里赞扬了几句:文笔好,照片好,内容也新鲜,你可以多发来,听着心里美滋滋,等着拿丰厚稿酬。编辑妹在Q里承诺的“稿费一月一结”却未曾兑现,于是开始催讨了,回话说,我们是以百元为起点的,你还未到百元,要不再发文章来,凑足百元。四千余文字十幅照片不足百元稿费,这叫优厚?幸得当初留了心眼,发了二篇就打住,要不这个冤就大了。只得在她Q里留言:我不再寄了,稿费你给也罢,不给也罢,我将在网上公开你们的“优厚”骗局。这一招可能管用,马上回话:我们给你汇去,请将开户银行帐号告诉我们。天,这辈子还未开过银行帐号,都是邮局汇款的。

     

    又回话:通过邮局怕被邮局没收。

     

    邮局没收汇款人钱财,我是第一次听到。

     

    她们马上改口:是怕弄丢了。

     

    这么多年来我还没被邮局“丢过”。

     

    几次在QQ上交涉,终于答应通过邮局汇来。不过,她们声明在先:我们负责汇款,至于邮局丢了我们不负责任。

     

    我没回她说邮局无法投寄,不是将款退给你们吗?你想骗外星人?这样的话没必要说,对方是女孩,说太尖刻不好。我只等待她们说:我们已汇去了,收到收不到是你的事!我在等看堂堂网站为了区区不足百元唱空城计。你说此事够不够戏它一说?

     

    戏说之二:一文友在QQ上发来文讯:《中华某文化》征稿,内容……文友一片热情,不能辜负,马上发去一长稿,不久真的见刊了,还是连载呢。在和这位文友交谈中说起她了三几篇至今未见稿费,马上电邮询问,很快收到二封回复:

     

     卢先生:
    您好!因为这个方面是某总负责的,您可以打电话给他咨询一下,或者发邮件给他也可以!
    《中华某文化》期刊编辑部

     

     

     

    先生:
    您好!某总的电话是……邮箱是……您可以直接跟他联系。谢谢!
    《中华某文化》期刊编辑部

     

     

     

    新鲜,稿费“个方面”是老某总负责,看来这个某总事必亲恭亲为啦。其实三岁小孩子也看出这位责编稿的先生不好意思说没有稿费,只是觉得难以启齿,所以推给某总。我不怪给我回了二信的这位编辑,他多多少少知道为文甘苦,所以很不好意思。真难为你了先生。于是有点恶作剧,根据他提供的邮箱,把二信一字不改复制过去,是这回事吗?到底有没有稿费请明说。

     

     

     

    最值得戏说的还是第三件事。对方是省内某报业集团旗下的农民报。当第一次向他网上上投稿时,很快就收到这样温馨而亲切的回复:……如二个月内未收到报样或稿费,可以打电话XXXXXXXXXXXX或通过电子邮箱询问云云。稿件发去后很快见报,但一个月,二个月过去,未见报样,未收稿费,要不是在网上查到自己“大作”,发不发谁知道,第一篇稿没踪影,不死心,认为是报业集团,是堂堂党报,是咱们自己农民的报纸,总不至于吧。又发了第二篇,又见报了,又仍然情况如旧,至今已半年多过去。老实说,要不是它每次自动回复时温馨的语言激怒了我,我不会较真,这几年被赖帐不还的稿费还少吗?于是去询问,起初还是措辞小心翼翼,含羞答答,很不好意思的口气,生怕得罪了他们。回复同样的温馨和一律,至于方知都是他妈的胡弄洋鬼子的干活,是预设的。过民一段日子,又去催讨,这回口气硬了些,不用说,收到同样的回复!于是再讨,七个月里电邮十封,到最后不生气了,称自己是黄世仁,要向杨白劳讨讨债,只要稿费,不要喜儿!到了第九封,终于有了人打出来的回复:请把你的身份证号码和所发文章题目、日期、版面发过来。

     

    我想骂娘!你们混蛋!马上向对方表示不满和抗议:你们向作者征稿时要求须先验身份证吗?你们有什么权利检查我身份证?你们没这权利,也不全理不全法!身份证号我不发去,只发去文章和版面。

     

    这是五一节前的事。节后仍没消息,又发去第十封催讨信,并且声明,如再如此,我将直接向你们总编反映,甚至准备打官司!

     

    我等着。

     

    别以为会气得半死,放心,不会的,其实没气可生,只觉得好玩,是抱着玩的心态。当穷文人当了大半辈子,这回轮到我财不大而气却粗,向堂堂所业集团讨债,口气先礼而后硬,步步升级,世间弄文者能有几人如我!不乐白不乐,不戏说白不戏说。

     

    当然,要将烦心事当乐事来戏说是要有条件的,前提首先必须是不是等这几块钱买米下锅。要是穷困到如鲁迅《伤世》里的涓生(是这个名字吧,记不太清了),哪有这心思和精力,怕讨稿费信未写到五封人已咯血三升了(涓生好象以此致命)。现在我已有这个前提,可以和他们玩。当敲键盘敲到累时,上网聊天又觉得无废话可说,就想到还是当黄世仁去吧,于是打开邮箱,将催讨稿费进行到底……

     

    此乐,可上金圣叹的三十六个不亦快哉榜否?

     

    (打后懒得修改,如有错字错句,敬谅吧)

     

     

    世有不平事 发表于:2007-11-28 21:30:31

    评论 

    先生有稿费可讨,总被作品被抄袭自己却不知道要好得多吧。
    水晶之恋 发表于:2007-11-30 10:15:06

    评论 

    "先生有稿费可讨,总被作品被抄袭自己却不知道要好得多吧。"
    这句话一定有个错字,应改为:
     先生有稿费可讨,总比作品被抄袭自己却不知道要好得多吧。 
    晓风残月 发表于:2007-12-11 19:5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