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白云 的博客
     我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暂未添加该信息。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18
  • 收藏数:0
  • 图片数:0
  • 评论数:20
  • 开设时间:2006-12-8
  • 更新时间:2009-8-26

  • 最新链接
    暂未添加该信息。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蓝天白云主页 >> 文章 >> 生活琐记 >> 浏览信息《遭遇勒索》

    生活琐记 | 评论(1) | 阅读(4868)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三   晴天 
    主题 遭遇勒索

    遭遇勒索

     

    最近,经常有新闻报道,一些学生在学校周边遭到他人勒索,这不由勾起我遭遇勒索的回忆。

    那是一九九三年冬天,我在潮阳辖区内一个工地里当材料验收员。因为工地刚开始打桩,工作人员不多,办公室总共也就三个人。

    一天下午,来了一个陌生男人,走路挺着胸膛,两只手左右摇摆。他二十多岁的样子,个子不高,留着长头发,眼睛虽然小小的,但却不时露出凶光。他走到我面前停住,问:“这个工地谁负责?”我说:“是我,有什么事?”他说了声:“好。”然后就很客气地拉着我蹲在地上,说:“我是这个村里的人,外号叫‘幼目’,阿胜以前欠我一些钱没还我,他同意以工地的水泥和钢筋低债,阿胜已经和我说好了,三天后我来拉二十吨钢筋和二十吨水泥,你准备一下。”我说等我问阿胜后再说,他站起来再次强调:“记住,三天后我来拉材料!”然后就挺着胸膛,大摇大摆地走了。

    “幼目”所说的阿胜就是我们这个工程的中标人,因为工业区有规定,只有所属地村子里的人才有资格进行投标,因此这个工程就是以他的名义承包的。当天晚上,阿胜来到了工地,我将白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听后破口大骂:“这个混蛋!一直就是在吃这口饭的,村子里谁不知道,没想到吃到我头上来了,我明天就去找他。”喝了一会儿茶,阿胜就走了,我以为事情应该就这样结束了。

    两天后的晚上,我一个人正在办公室里忙着,“幼目”走了进来,说:“我有点事想和你商量,你出来一下。”我一边问有什么事一边走了出去,他拉着我的手要我到离工地远一点的地方谈,我挣扎着不同意,最后只好在离办公室十来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黑暗中,在我的左边闪出另一个人,借着微弱的亮光,只见这个人个子差不多和我一般高,胖胖的,留着平头,三角眼,嘴边有一颗黑痣,痣上长着几根黑毛,姑且叫他为“黑痣”吧,他抓紧我的左手,“幼目”用他的左手抓着我的右手,而右手就对着我的胸口猛打了一拳,问:“你为什么要搞臭我的名声?你打算怎样赔偿我?”然后就拔出一把手枪,顶着我的胸口。我当时还算镇定,微笑着说:“不要冲动,有事我们坐下来慢慢谈好吗?”趁他松开手的时候,我慢慢地推开他的手枪,说:“有什么事大家可以谈,我和你无冤无仇,何苦这样。”一直没开口的“黑痣”这时发话了:“你搞臭了‘幼目’的名声,还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今晚我们来就是要取你的一只脚,给你点厉害看看。”说完就拔出一把背部有锯齿的刀,作势插向我的左大腿,我马上往下一蹲,用力推开他们俩,然后飞快地跑回工地办公室,他们便在后面追了进来。

    办公室里刚好有个电工在烧开水,我顺手拿起开水壶,冲他们嚷:“你们坐下!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谈。”没想到他们听我的话,真的坐了下来。“幼目”问我:“我没向你勒索过钱,你为什么要向别人说我勒索你?你只要说句话证明我没有,我就放过你。”我说:“我没说你向我勒索过钱,我只是告诉阿胜你那天对我说的话,我实话实说而已。”他说:“我连这个工地是谁的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来过这里了?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不要冤枉我,我不会再找你麻烦的。”我说:“你确实有来过这里,也确实有说过阿胜欠你的钱,要来工地拉材料低债这些话,我没有冤枉你。”这时,刚好阿胜走了进来,“幼目”便对我大吼:“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我现在不缺钱不缺用的,我会稀罕那点材料?还说我来工地向你要钱!我在村子里的名声可是很好的,你竟然搞臭我,既然这话是你说的,我就当它是真了,这件事我和你没完。”说完,他又转向阿胜,对着阿胜破口大骂了一通,然后就和“黑痣”走了。阿胜自始至终一直没出声,“幼目”走了之后,我便把晚上发生的事告诉了他,他还是没说什么,在办公室里呆了一会儿,就起身走了。

    第二天中午,阿胜来到工地跟我说,他早上和他的几个兄弟和亲戚找不到“幼目”,只好先把“黑痣”修理了并且报了警,“黑痣”已被棉北派出所抓了起来,要我三点到派出所录口供。我来到派出所,一位民警接待了我,他叫我坐下后,便拿出事先已经写好的口供要我在上面签名画押就可以,我仔细看了口供的内容,发现里面除了有我实际遭遇到的事情以外,还添加了“幼目”说出一些恐吓的话:“你三天内要准备四五万元,不然我就要炸毁你们的工棚。”“你如果敢报警,我就做了你。”等等。我跟民警说“幼目”根本没说过这样的话,不要写进去,民警说:“既然已经写了,你就签了吧,这没什么关系的。”我说我必须实事求是,不能冤枉人,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民警说:“这些都是阿胜报案时说的,既然你介意的话,那就划掉吧。”最后我才在笔录上签名画押。

    从派出所回来后的第二天中午,我和两个同事刚吃完午餐,正站在办公室门口闲聊。突然,我发现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幼目”正缓缓地向我走来,右手拿着一件用白布包裹着的长长的东西,只见他一边走,一边用左手慢慢地解开白布,当他快走到我面前时,布条也都解开了,我仔细一看,赫然是一把明晃晃的马刀!我紧张得不得了,马上抓紧我旁边自行车的车把,以防不测,又赶紧要站在我旁边的电工准备帮我。这时,“幼目”快步走到我的面前,把马刀一挥,指着我的鼻子说:“你我以后是朋友,我的朋友不仅给阿胜打伤了,而且给派出所抓了起来,他还报了警,今天,我就去找阿胜报仇,这事以后与你无关。”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喃喃地说:“好说,好说。”“幼目”也很快转身就走了。

    很快就到了一九九四年春节,工地放假了,我也回家过春节。过完元宵节后,当我回到工地上班,就听工地旁边小卖部的人说,“幼目”在春节期间,持枪在棉田路段一个发廊里抢劫,被巡警发现后,与巡警对峙,最后被现场击毙。

     

     

     

     

    蓝天白云 发表于:2007-4-25 10:44:17

    评论 

    博主是个好人!

    水浮莲 发表于:2007-5-18 20:4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