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舞青春
    喜欢文学的我,努力向文学这条路上走去。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暂未添加该信息。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55
  • 收藏数:0
  • 图片数:1
  • 评论数:26
  • 开设时间:2007-7-14
  • 更新时间:2010-7-17

  • 最新链接
    暂未添加该信息。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楚王主页 >> 文章 >> 情感故事 >> 浏览信息《咱不买宝马》

    情感故事 | 评论(0) | 阅读(1138)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五   晴天 
    主题 咱不买宝马

    咱不买宝马
    楚王

    大学毕业那年,黄须为和甄珠这对同窗恋人在市郊租了间十平方米左右的门面,开了个复印店。生意虽不太好,但两年下来,手中也有了些积蓄。黄须为便对甄珠说:“咱俩年龄都不小了,别耗下去了,还是结婚吧。”

    甄珠一听,不高兴了:“结婚?还没有闯出点名堂就结婚?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你甘心,我还不乐意呢!”

    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谁知最后竟吵了起来。甄珠一气之下,竟然来了个“失踪”,黄须为只好关了店门出去寻找。他一连找了三天,几乎跑遍了附近的角角落落,也没见着甄珠的影子。第四天下午,他在皇都购物城看见了甄珠。不过,已不是以前的那个被裹在粗布衣衫里的甄珠了,只见她一身的名牌、新款服饰,项链、耳环、钻戒等首饰一应俱全,皆是名牌货。黄须为第一次为甄珠的艳丽与高雅感到阵阵眩晕。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准备向她走去,可是令他震惊的一幕却在那时上映了:只见一个五十来岁的谢顶男人走过去挽着甄珠的手,甄珠像个依人小鸟似的妩媚的偎着他,俩人嘻嘻呵呵的说着些什么向收银台走去。

    看到这一幕,黄须为的肺都快气炸了,心都快痛碎了。那个谢顶男人他认识,就是经常开着令他眼羡的宝马车从他店前驰过的,对面那家服装公司的老总。

    “甄珠,甄珠,你爱的只是珍珠玛瑙,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黄须为在心中责怪着甄珠,泪在眶里盘旋着。当他目睹甄珠钻进“谢顶”的宝马车时,就暗暗告诫自己:“黄须为,你必须要有所作为。”从此后,黄须为就像换了个人似的,近乎抛开一切的扑在工作上。他每日只知道工作,工作,再工作;努力,努力,再努力。因为在他的心里只有两个字:成功。莫大的成功欲使他变得近乎疯狂。不能成功便成仁,他这么想。



    三年后,在H市的闹市黄金地段,一家“大有为印务公司”正式挂牌了。黄须为站在八楼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俯视着下边街市上的匆匆人流,喟然长叹:为了今天,三年来他经历了多少个不眠的夜晚,他多少次晕倒在工作台边?他都不愿去想起。因为那些往事比及今天的成就,显得太微不足道了。今天,他是这家“大有为印务公司”的老总,他的业务不仅遍及全中国,而且已涉足整个东南亚地区。他不仅在H市是个风云人物,在全国都是数得上号的。他已习惯了无数个企业家座谈会邀请他前去主讲;他已习惯了无数个媒体记者无数次向他采访;他已习惯了自己无数次出现在电视里,出现在新闻里。因为这些在三年前是他想都不敢去想的,只有在三年后才成为现实。三年前,谁在意他,谁认识他?甄珠,谢顶?不说H市了,就是全中国十三亿人民有几人能叫得出他的名字?全世界五十六亿人民又有几个能喊得出他的称号?所以他对那些应酬感到“习惯了”,而不是厌烦。

    一想到今天的荣耀,黄须为的面上就起色了。他缓缓转过身,走到办公桌前坐进沙发,对一名业务经理说:“老成,如今我们的身份不同了,已成立公司了,不再是以前的小打小闹,那辆普桑可以考虑更换了。”

    老成一听这话,立马来了精神:“黄总,那就买辆宝马怎么样?我看你的办公桌上一直摆放着这个模型。”老成指了指黄须为办公桌上的一个宝马车模。

    黄须为随手拿起那个车模,端详着,像是在观赏一件价值不菲的古董。“这是我十七岁生日,我父母送我的礼物。我一直把它带在身边,都十年了。”

    “那就买辆宝马吧,来纪念你十七岁的那段美好日子。”老成再次建议买辆宝马。

    “哈哈---,成功了就是不一样,连十七岁的生日,都有人说要纪念。”黄须为的心里乐开了花。他放下那车模,摇了摇头:“咱不买宝马,它带走了我最心爱的人。”接着,他将他与甄珠的往事叙述了一番,直说得老成老泪欲滴。最后,他一挥手,说:“就去买辆别克吧!”老成领命而去。日后,黄须为“重情重义”的高大形象由老成的嘴在员工队伍中塑造起来了。

    又一日,有一个年轻女记者到黄须为的办公室采访他。当女记者看到摆放在他办公桌上的那辆宝马车模时,不禁随口问道:“黄老板,看来你对宝马车倒是情有所钟。可你上次为何不买辆宝马,而买别克呢?”

    黄须为轻咳了两声,表情凝重的说:“咱不买宝马,它带走了我最心爱的人。”接着,他将他与甄珠的往事又说了一遍。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买辆别克挺好了,宝马太贵,那样太奢侈了。”

    最后,记者在采访笔记上写下这样的话:“大有为印务公司”老总,重情重义,严格要求自己。

    后来,不论是记者、下属、客户,还是谁谁谁,看到那辆宝马车模后,要是问及黄须为为何不买宝马,他就会搬出“咱不买宝马,它带走了我最心爱的人。”或“宝马太贵”之类的话。当然,他得到的无不是问话者对他的满口赞誉。

    黄须为“咱不买宝马”之“重情重义”之言不胫而走,不久就传到了被谢顶藏在小金屋里的甄珠耳中。甄珠大为感动,他不曾想黄须为在功成名就后还那般在意他俩当日的往事。一日,她向谢顶挥了挥手,不愿再做被人鄙视的“金丝鸟”,不愿再生活在见不得光的地方,纵然那里遍地是金。经历了三年的“金丝鸟”生活,她体会到了什么叫精神空虚,什么叫灵魂死亡。她需要一份真正的感情来拯救她那颗即将消亡的心,而黄须为可能就是可以给她那份感情的人。但,她也不是没有顾虑的,那就是她不知道黄须为肯不肯再接受她。可是,她已豁出去了,不论他肯不肯接受她,她都要去试一试,不然她不甘心。

    令她不曾想到的是,当她走进“大有为印务公司”时,黄须为竟然欣然接受了她,只字不提当年那段不愉快的分手之事,安排她负责公司的接待工作。当时她感动得都快流泪了。

    三个月后的一天,甄珠怀着一颗小鹿乱撞的心,走进了黄须为的办公室,趁旁无他人时,试探性的问黄须为:“你还在意我们当年的那份恋情,还在意我吗?”

    黄须为沉默了片刻,轻吁了一口气,勉强一笑,说:“ 都是往事了,就让它过去吧,别提它了。”

    “那你为何不买辆宝马?”甄珠仍不放弃,她希望也能听到黄须为的那句“咱不买宝马,它带走了我最心爱的人。”

    黄须为的回答是:“谁不想买辆名车?可宝马太贵,公司刚成立,哪有那么多钱啊!”

    甄珠的心当时就暗了,凉了,好似掉进了万丈冰窟。

    第二日,甄珠草拟了一份辞呈,决定离开“大有为印务公司”,决定离开黄须为,那里已没有了她的追求、她的梦。

    当她走进黄须为的办公室,发现黄须为不在,只有业务经理老成坐在那里。她将辞呈递给了老成。老成在询问了她辞职的原因后,便决定代黄须为在那辞呈上签字。既然老成是代签,那他就应该签上自己的名字,可老成签下的却是:黄虚伪。

    楚王 发表于:2007-7-20 5:5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