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舞青春
    喜欢文学的我,努力向文学这条路上走去。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暂未添加该信息。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55
  • 收藏数:0
  • 图片数:1
  • 评论数:26
  • 开设时间:2007-07-14
  • 更新时间:2010-07-17

  • 最新链接
    暂未添加该信息。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楚王主页 >> 文章 >> 情感故事 >> 浏览信息《《欲海残情》》

    情感故事 | 评论(0) | 阅读(2114)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一   晴天 
    主题 《欲海残情》

    《欲海残情》目录
     ­(楚王长篇职场悲情小说《欲海残情》现已可阅:http://www.inbook.net/bookDetail_24663.html)

    第01章:埋在心底的情­

    第02章:王子到“二爷”的巨变­

    第03章:激情燃烧与爱无关­

    第04章:陶醉的吻­

    第05章:两个女人的交锋­

    第06章:第一笔交易­

    第07章:一个令他心慌的女子­

    第08章:苏茵的计划­

    第09章:痴情的男人­

    第10章:一个女子的信任­

    第11章:洁白床单上的落红­

    第12章:爱情的魅力­

    第13章:何雨婷的秘密­

    第14章:牛B人的牛B话­

    第15章:苏茵的痛苦­

    第16章:渴望死灰能够复燃­

    第17章:最了解她的人是我­

    第18章:一切尽在掌握中­

    第19章:难道就这样结束­

    第20章:八十八个电话的深情­

    第21章:这个冬天比较冷­

    第22章:今晚你可以向她求婚­

    第23章:他是一个值得你珍惜的男人­

    第24章:我可以再抱抱你吗­

    第25章:早失性功能的施奸者­

    第26章:揭开那一幕­

    第27章:能否回到从前­

    第28章:只会越走越远­

    第29章:默默的为你送行­

    第30章:我担心的只有你­

    第31章:陈妍的屈辱­

    第32章:到底是春天还是冬天­

    第33章:你不能嫁给他­

    第34章:秦曼云的选择­

    第35章:人性的光辉­
    《欲海残情》内容简介 :
         这是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这是一个滴玉流金的时代,赶上这个时代的人们,应该是幸运的,幸福的,可在现实中,却有很多人内心充盈着抱怨,觉得工作、生活乃至感情都不顺心,都不如意。路人甲说,辛辛苦苦工作半辈子,可到最后还是缺房缺车缺票子。路人乙说,你说的那些都还是次要的,这个年代最缺的就是爱。而我觉得,这个年代缺少的是知足,是理解,是宽容。有的人因不知足,以致产生了贪婪;因自私,而缺少了对别人的理解;因狭隘,而不能给以别人宽容;在利益面前,腐变得贪婪,在贪婪之下,迷失了人性的本真,失去了理智,变得疯狂,变得低俗,变得丑恶。但我们要坚信,这些暴露的人性中的丑陋面,都将是暂时的,都将会快速的褪去,都将回复人性的本真,都将定格在真、善、美上。故事的主人公陆少辉就是最简明的一个例子——

           陆少辉和苏茵是一对校园情侣,只因苏茵一时不幸,而沦为房产大亨彭正平的情人,以致给陆少辉戴上了一顶令人不齿的“二爷”的绿帽子。后来陆少辉与学友秦曼云相恋,俩人感情至真至诚。踏入社会的陆少辉没能忘记绿帽子之耻,决意报复彭正平。为了实现他的复仇计划,他不仅利用了秦曼云和前女友苏茵,还利用了天华房产公司老总的千金何雨婷。最终他如愿以偿的击垮了彭正平,雪去了当年的耻辱。到此他人性中的贪婪面被彻底激发了,他准备利用何雨婷对他的那片痴情,窃取她老子的那份惊世财富。可就当他的野心将要实现之时,他真心深爱的女人秦曼云因无法承受内心巨大的苦痛,而跳楼身亡。秦曼云的死最终使得陆少辉的人性回复本真,使他真正明白:虽然追逐的很多,可最最需要,最最重要的只有爱——真爱。可当他明白这些时,已经晚了,因为他已因失去至爱之痛而变得疯癫。

    欲海残情》序:
    当这部小说初次在网站的BBS上连载时,就有网友问我,你这部小说写的是什么?我当时自觉聪明的回答他七个字------你看过就知道了。可后来仍然遇到不少网友问我类似的问题,我只好重复着那算不上回答的七个字。
    ­

         有一天,好友飞沙来电话说,我在网上看到了你的新作在连载,这部小说写的到底是个怎样的故事?我的回答当然还是那七个字。结果好友飞沙不高兴了,他说你这算是什么回答?我说不少网友这样问我,我都是这样回答的。他说你这样是对别人的敷衍,是对读者的不尊重。现在是个飞速发展的时代,人们追求的都是快捷,看书都恨不得看一眼书名就能明白其内容,谁有耐心去等你将一部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长篇一章一章的贴出来?若是一章章的逐章看过,却发现那故事并不是自己所喜欢的那类,那浪费了那多时间,怎么弥补? ­

         听了飞沙的一通话,我才觉得自己先前做得确实有失谨慎,没有设身处地的去为别人想一想,故在此向所有得到那七字回答的网友郑重的道个歉,企望得到大家的原谅。 ­

         后来,飞沙建议我弄个内容简介出来,说那样读者一看就心中有数了,要是属于他喜欢的那类故事,就算等你一章一章的贴出来,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的;要是不属于他爱看的那一类,也不会占用他太多的时间。 ­

         飞沙的这一建议确实不错,但我却只能苦涩的笑一笑,因为对这部小说,我现在已写不出确切的内容简介了。也许有些朋友对此会感到不解,不免想问一声:难道你自己都不清楚你的这部小说到底写的是什么?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当然不是! ­

         其实,每个作者在下笔写作之前,脑中都已构思好了文章的大致内容,也就是形成文字后的内容简介,我自是也不例外。在写这部小说的正文之前,我就拟了个内容简介,甚至还作了份人物详细解说表。但当这部小说于三个月后结稿时,我却发现那份内容简介和人物详细解说表都已不能用了,都已不能和正文相匹配了。这倒不是因为故事的情节全变了,而是写到最后,人物的心理起了变化,一种我事先完全不曾想到过的变化,一种非常具有人性化的变化。 ­

         比如我写陆少辉这个人,写他原是一个可以为爱付出一切的人,可当他得知自己只要通过施一些手段就能够拥有巨额的财富时,他就变成了一个可以付出一切爱的人,不惜利用、背叛、出卖爱他或他爱的人。原本想借此表达他人性中的贪婪和丑陋,让人们去唾弃他、鄙视他。这是我写这部小说之前的想法,也是这部小说原本的一大主旨。可现在,故事的结尾却并不像我当初想象的那样,那些被他伤害了的人,并没有一个去怨他、恨他,反而都能够谅解他,甚至觉得他并没有做出什么让人不能予以原谅的事,换作别人也会做出那样的选择,甚至做得远远超出于他。 ­

         再比如我写苏茵这个人,一开始就让大家觉出她是一个为了金钱,不惜背叛爱情,出卖青春和灵魂的堕落女子,尤其是每当与陆少辉在一起时,她说的那些话,很多都不应该出自一个正经女人之口,说得难听一点,她就是一个“婊子”式的人物。对于这样的一个人物,作为她的创作者,当然不可能给她安排一个好的归宿,当然要让她去承受一些人们不愿承受的东西,比如寂寞、痛苦,比如被人误解、抛弃等。故事的结尾,她确实很寂寞,很痛苦,被他所爱的人抛弃了。她得到这样的结果是不是很公道,是不是很合理?请你不要急着下结论,因为当你完完整整的看过这部小说后,你就可能会变得和我一样,觉得那样的结果对她真的不太公平,甚至是太不公平。你甚至也会像我一样,觉得她不光不是一个自甘堕落的“婊子”,而且是一个值得人们赞赏的女人,一个优秀的女人,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人,一个让人感到有些伟大的女人。这样的效果,也是我先前没曾想过要表达的。 ­

         这部小说原本是有内容简介的,就因为故事的人物心理发生了变化,使结局也有了变化,以致使那份拟好的内容简介不能再用了。当然,即使是故事的结局变了,还是可以写出内容简介的,不论怎么变,都是有它的大意的,只是我没有比较沉稳的心态去写罢了。对于这一点,还希望能够得到朋友们的理解------就算是你,你亲手栽下了一棵橘树,然后精心的灌溉、施肥,等到它长成,结出果实的那一天,你突然发现你从它枝上摘下的并不是黄澄澄的橘子,而是一枚红彤彤的苹果时,你还能心静手稳的在它的干上挂上“橘子树”或“XX树”的牌子吗? ­

    ­

        这部小说花了我整整三个月的时间,那三个月,我几乎是天天将自己关在了屋子里,伴着一箱箱的泡面、一袋袋的糕点和纸、笔度过的,至于所创作出的这部小说到底怎么样,还有待读者的评说。但我还想补充的一点是:如果你看这部小说,没有看过“秦曼云的选择”和“人性的光辉”这两章,那就等于是没有看这部小说,那真的是浪费了你太多的宝贵时间了。 ­

         我并没有奢望朋友们看过这部小说后,能记住秦曼云、何雨婷、彭伟杰和汪磊这些痴情而可爱的人,只要你们能对陆少辉和苏茵留有些许印象,我就会感到很满足了。 ­

        我觉得苏茵是个很独特的女子,娶妻若如此,夫应无憾了。我相信你们也会像我一样,慢慢的喜欢上她的。让我们祝福她,一个可爱的悲情的女子。 ­

        还得说明的一点是:欲海残情是一部描写爱情的小说,它旨在告诉那些在爱中受伤或对爱迷茫的人们:纵然这是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但真爱是真实存在的,永远都不要怀疑它的存在。只要你用心、用情,你就一定会获得。人间有情天,真爱不会远,祝大家好运!
                                                                                                    楚王 ­

                                                                                                     二00八年十月十九日于上海苦雨斋。­

    楚王 发表于:2010-07-05 16:4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