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平台帮助
dvbbs

>>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李乙隆交流平台南山月沙龙『评论杂谈』 → 李老师点评“乘风破浪的姐姐”

您是本帖的第 133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李老师点评“乘风破浪的姐姐”
本坛编辑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3892
积分:6895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07-11
 用支付宝给本坛编辑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本坛编辑

发贴心情
第一次公演和第二次公演的团队得票数和个人得票数,喜欢预测的李某,预测的得票情况与实际情况,相差甚远。第三次公演之后观众喜爱度个人排名,前五名中有四人被李某预测到了。第四次公演之后观众喜爱度个人排名,李某对前五名的预测,与上一次保持一致。结果第一、二、三名都被李某预测到了,预测张含韵第五名,结果是第四名,预测王霏霏第四名,结果跌至中间,预测金晨第六名,结果是第五名。
被淘汰掉的三人,也被李某预测到了,神了吧?其实这三人,也很优秀,但一位是制片人,一位是主持人,本职工作忙得很,能坚持到现在,已属不易,离开时,伤心总是难免的,但对身体、对本职工作而言,倒是好事。还有一位,称得上是有才华的音乐人,但并没有多高的知名度,个人得票数总是靠后,能走到现在,也有运气在里面:她的团队总能进入安全团。
白冰个人得票数靠后,也是李某能预测到的,因为她虽然漂亮,但才艺、名气,在这17人中,并不突出,现场投票的500名观众都是女性,白冰的颜值不会增加她的票数。如果不是幸运地进入安全团(团队获得第一名),这一次肯定没戏了。
上次黄圣依 、郑希怡这两个港星,排名从靠后上升至中间,被李某预测到了。这次李某预测她们会保持在中间,结果,黄圣依名次跌到后面。
三强鼎立的局,被赛制打破了。宁静团是安全团,原来五人全保持下来,要从五人团变成七人团,加进了以前与宁静同团过一直惺惺相惜的郑希怡。郑希怡腿伤未愈,求胜心切的宁静却没有放弃她,可见宁静重情重义。曾经大红过的黄圣依,这次又成了“剩女”。李某不一定会佩服成功者,却会佩服失败者面对不利局面时的从容、得体、大度。黄圣依又一次让李某佩服了。她选择进入宁静团,可宁静没有选择她,另一个团也没有选择她,最后,她还是被宁静团接纳了。
与她一样成为“剩女”的伊能静,一直是李某所欣赏的。李某欣赏她的不是影、视、歌,不是她这方面做得不好,而是李某没有欣赏过。李某欣赏她的,是她的思想,她的正义感,她的一些文字。李某所欣赏的,正是她被人诟病的。这个社会,到目前为止,仍是这样,但这种情况,迟早会改变。明星们如果会说、敢说一些有益于社会进步的话,致力于公民教育的李某是十分感激的。明星们的影响力,非李某所能望其项背。但明星们要这样做,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明知要付出代价依然这样做,这才是可敬的。在这个节目中,李某认识到伊能静“作”的方面,她已自嘲,她是一个“小作精”。作为一位五十出头的女子,能活成这样,与年轻的“姐姐”们一样唱跳不停,哪怕她在“姐姐”们中并不出色,也是不可替代的角色。她走到现在,个人得票数一直居中,虽然成了“剩女”,被动进入李斯丹尼团,但仍然不失为一面旗帜。
万、张两团原来12人(一个五人团,一个七人团),共淘汰了3人,又有两人倒向宁静团,正好也是一个七人团,团长不是万也不是张,而是选出来的,是唱跳大将李斯丹尼,是万、张两派都能够接受的。看她们分分合合,有点像女版“三国”,颇为有趣。
第四场公演下半场,与“新裤子乐队”的合作,舞台上下,可用“沸腾”来形容。李某看着他们的表演,有“娱乐至死”之感,如果再佐之以酒,便是“醉生梦死”了。“娱乐至死,不问政治”是李某所批判的。记得昔年有位电视台领导(可能是湖南台的)说过,如果能够自由地谈论政治、社会、时事,谁愿意把电视台变成娱乐台?李某欣赏他,却不完全认同他的话,李某认为,即使能够自由地谈论政治、社会、时事,仍会有人愿意做娱乐,而且自由的社会也需要娱乐。只是,如果电视台变成传声筒,大家只能做娱乐,那就不好了。

上次李某批判了一下“娱乐至死,不问政治”,这里要补充一下,李某批判的是出现这种情况的社会,绝不是让人快乐的纯粹的娱乐节目。纯娱乐的作品或节目,任何社会都需要,自由的社会肯定更多。“纯娱乐”永远不是李某批判的对象,就像唱“后庭花”的商女不是诗人批判的对象一样。“纯娱乐”比那些在“伪娱乐”中歌功颂德、鼓吹“扶清灭洋”要高尚得多。不问政治的人,比那些热心政治却不懂政治文明的人要好得多。
“新裤子乐队”与“姐姐”们合唱的三首歌中,第一首“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是一首有现实关怀的作品。李某套用这句话说,满口“正能量”的人不伤心,只会歌功颂德的人不伤心,没有正义感的人不伤心,没有同情心的人不伤心。
录播而非直播的节目,说到日期时间,稍不慎就会有出入。李某8月7日才看到最后一次淘汰在第四次公演之后由观众投票产生,可字幕及主持人黄晓明总说,为被淘汰的“姐姐”投票帮助她们复活,投票截止日期是7月14日。也就是说,要为被淘汰时的播出时间在7月14日之后的“姐姐”投票助其复活,是不可能的。有人说:“以‘人气’之名赋予现场500位观众(即‘小浪花)’极大的权力,在录制与播放的巨大时差中,让更多的观众失去了参与感。”可谓一针见血。当然,也可以这样操作,30位“姐姐”不管是否被淘汰,你只管在7月14日之前给她们投票支持就是了。最后,从中选出已被淘汰而又得票数高的7位复活。主办方果真是这样操作的。
李某把宁静团视为“权威主义团”,把李斯丹尼团视为“自由主义团”,为什么?因为宁静以其资历及进入这个节目以来的表现,在一些“姐姐”心目中无疑是一种权威,追随她的人,有的出乎情义,有的信奉权威。李斯丹尼团中,没有一个人会成为“权威”者。队长李斯丹尼以其唱跳实力而获得认可,并没有其他权威可言,她的队员中,个人得票数多次高居榜首的万茜就不用说了,张雨绮、张含韵、金晨,个人得票数都比她高出许多,在社会上的知名度、影响力,也比她高。第四次公演之后观众喜爱度个人排名,万茜第一,张雨绮第三,张含韵第四,金晨第五,前五名有四人进入李斯丹尼团,只有第二名的宁静在宁静团中。在进入前五名的这四人中,也没有一个人足以形成权威。所以,李某称之为“自由主义团”。自由主义者李某当然希望“自由主义团”战胜“权威主义团”,也是这样预测的。
李某不会否认,在某些阶段,“权威主义共同体”胜于“自由主义共同体”,因为前者容易产生向心力、凝聚力,后者在某些阶段会显得“一盘散沙”。如果用长期的发展的眼光来看,李某深信,“自由主义”必定胜于“权威主义”,因为“权威主义”喜欢用“集体主义”来支配个人,结果会压制个人的能量与潜力;“自由主义”会助长“个人主义”,从而激发个人的能量和潜力。当然,有些开明的“权威者”,不那么压抑个人,但个人英雄势必威胁到“权威”,如果真的放手让个人英雄兴起,“权威主义共同体”便变为“自由主义共同体”了。“自由主义共同体”也不会总是“一盘散沙”,他们在自由中产生共同的价值观,足以形成他们的凝聚力,他们最基本的价值观,就是“自由”。
复活归来的7人组成一团,来势汹汹。尤其是阿朵,仿佛变了一个人,第一个自荐要当队长。孟佳当过两任队长,而且她本来就是唱跳女团的成员,有经验,似乎更有资格当队长。两人竞选,阿朵发表一番竞选演说,全票当选,连孟佳都把票投给她。希望有一天能看到阿朵竞选市长、议员什么的。个人对抗赛,气氛有点像拳击擂台赛,非常激烈,21人都使出浑身解数,异彩纷呈,超水平发挥。 
阿朵激越、苍凉的“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让陇西李族后人的李某,想起李家先人龙城飞将李广悲壮的一生,不禁泪下。他武艺超群、勇猛过人,却怀柔于下、爱兵如子,守边有功,却终生难封,最后因卫青委派不当,又被卫青委过,他不愿面对羞辱而自杀。其子李敢为报父怨打伤卫青,被霍去病杀死;其孙李陵同样爱兵如子,在退无可退、援兵无望的情况下,投降匈奴,被汉武帝灭了三族。抹干泪收回飘向历史苍穹的思绪,回到现实,看着电视,发现复活团在个人对抗赛中,得票总数高于对手300多票。

在“姐姐”们的“忆苦思甜”会上,看了她们出道之初、成为明星之前、少女时期的视频,发现多数人长相和气质很一般。少女时期是多数女人最美丽的时期,但对一些女性尤其是女明星而言,一定不是这样。她们的明星气质,肯定是成为明星之后培养起来的。也许她们并没有经过什么“微整”,但由于经常上屏幕,她们比普通人有更多的机会审视自己,她们知道自己的表情、仪态、说话、坐姿、妆容等,怎么做才是最好看的,久而久之,好看的作派,便成了她们的习惯,仿佛与生俱来的美丽。当然,别人给她们的建议,也在美化着她们,何况,还有专业的化妆师、造型师等。还有一点,就是对普通人也适应的,恰到好处的自信所散发出来的那一种很大的魅力。
8月21日星期五看完三团大战,不出李某所料,李某心目中的“自由主义团体”战胜了“权威主义团体”,宁静被第一次当队长的李斯丹妮击败。以宁静的性格,她的团队失败后她说不想当队长了,但心里一定比任何时候都更想当,因为她极不服输。按个人得票数和规则,王霏霏可以当队长,但她却要让给从未当过队长的人(这也是李某所欣赏的“自由主义”者才有的想法,领导轮流当,不要什么权威)。但在她们这个由选剩下来的5人与复活加入的2人组成的7人团中,没有一个人没有当过队长。最后,大家还是让宁静当队长。一些共同体一旦形成了一个权威,只要权威者还过得去,大家一般都不愿去打破这个权威。
复活团太强劲了,在个人赛段中,七战五胜,在团体赛段中,战胜了常胜的宁静团,只输给李斯丹妮团很少的票数。这很好理解,复活团呈攻势,另外两个团呈守势。复活团最后取得两个复活名额,由观众喜爱度决定,由队长阿朵与队员孟佳获得。队长阿朵获得这个名额,就没有队员孟佳那么愉快了,相当于带兵打战,七人中战死了五人,而队长却活了下来,能开心吗?
美女白冰的个人得票数一直不高,如果不是侥幸地常在安全团中,早被淘汰了,所以,这一次,她被淘汰,在李某意料之中,尽管李某对她是颇为欣赏的。
所在团体从来没有一次进入安全团的黄圣依,这次走进宁静团,就是冲着安全团来的(宁静所在团体多次成为安全团),可她一到宁静团,宁静团也不安全了,这真的不是她不优秀,而是赛运欠佳。在与复活团进行一对一对决时,复活团七战五胜,输的两场,就有一场是输给黄圣依的,黄圣依是以300多票对100多票取胜的。这次李某预料会被淘汰的另一人,是以幽默有趣为李某所欣赏的郑希怡,没想到会是黄圣依。郑希怡成为进入决赛的14人中唯一的港星。
黄龄是李某在另一个竞唱节目中知道的歌手,其时她与男歌手胡彦彬合唱一首歌,两人合唱得十分出色,让李某记住了她。点评这个节目以来,李某一直没有提到她,是因为她太“作”了,说话的腔调、表情让李某不忍耳闻目睹。可这回,她以其近乎杂技的钢管舞,又让李某惊艳了,外行人也看得出,那种舞蹈是需要忍痛吃苦才能练下来的,尤其是一手吊起金晨旋起来的那一节,长得那么高的金晨,肯定比黄龄重,被夹紧钢管的黄龄一手吊起来(金晨用一条腿勾住钢管,但身体的重量仍有不少会落在这一只手上),黄龄的腿和手不痛才怪,排练时,一定磨出了不少水泡。为了事业而艰苦奋斗的人,都是值得尊重的。
宁静团加进了复活而来的两员猛将,实在不可小觑,尽管永远的自由主义者、个人英雄主义者李某很期待心目中的“自由主义团体”战胜“权威主义团体”,但对总决赛的预测,却是宁静团夺冠。

再说一下在决赛前最后一次公演被淘汰的黄圣依吧。常有人说,拿运气来作为失败的理由,是为失败找借口,明明是你缺乏本事,偏说是运气的事。李某是深信有运气这回事的,但李某一般也不喜欢拿运气来作借口,因为李某已无视世俗人眼里的所谓“失败”,没有“失败”,也就不需要所谓借口。在世俗人眼里,像近日垮台的官员赖小民,收贿17.88亿元(这是官方数字,坊间认为不止于此),包养100多个情妇,每个情妇一套房子,住于同一个小区(这个小区其实就成了赖的后宫),其腐败可说是长期以来如入无人之境,如果不垮台,他就是“成功者”。如果一个社会(李某说的是如果,请别敏感),这样的“成功者”很多时,李某觉得,所谓“失败”,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成功。自封的公民教育家李某就喜欢借题发挥“塞私货”,话又扯远了,回头再说黄圣依,第四次公演后,选择宁静团,宁静团原来没有选择她,她与伊能静一起成为“剩女”,却没有伊能静完全被动的幸运,因为她曾选择宁静团,宁静团在最后二选一之时选了她。这回,“剩女”只有伊能静了,很自然便进入了李斯丹妮团。结果呢,第五次公演之后,安全团宁静团却不安全了。如果黄圣依与伊能静换个团,你能说,黄圣依会让李斯丹妮团也不安全吗?论观众喜爱度排名、论唱跳才艺,黄都不会输给伊吧。最后,在个人拉票环节,除安全团不用拉票外,待定的14个人中,只有宁静和黄圣依放弃了拉票。最后,她的得票数,只比蓝盈莹少10多票,如果她能像阿朵一样,来一番恳切的拉票呢?阿朵拉票时的演讲太走心了,如果她活在台湾,不去竞选个市长、议员,太可惜了。
这回也说一下“快乐大本营”那个主持人吧,你为什么总要对自己被称为“小透明”耿耿于怀、哭哭啼啼呢?能成为老牌的“快本”的主持人,能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这个节目,对于娱乐圈的人来说,应该都算得上是一种幸运吧。就算强手如林,自己的存在感不强,但在强手之中能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如果是李某,会选择这样的存在方式:不争不抢,尽心尽职,默默耕耘并欣赏优秀的对手(李某欣赏公开的竞争)。没有演主角的机会,就努力演好配角吧。要明白,这社会,才华不会输给你却没有你的机会的人多了去,你何必整天苦大仇深地对一些不支持自己的人喋喋不休呢?李某的文字常常批驳反对者而“忽略”支持者,那是李某公民教育的方式,因为支持者已经不需要李某的公民教育了,并非李某只在意于反对者。
在某一季《声临其境》的决赛中,张含韵的助演是郁可唯,两人亲如姐妹,但在《乘风破浪的姐姐》这个节目中,两人形同路人,也许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各为其主(团队)而战吧。两人在第一次公演时是队友,以后就再也没有同队过。阿朵在第一次公演时是宁静的队员,总决赛时,又成了宁静的队员,可谓善始善终。同样善始善终的还有王霏霏和孟佳,在来《乘风破浪的姐姐》这个节目之前就同团奋战过多年,在第一次公演时是队友,然后分开,成了对手,到了最后,又成了队友。
第六次公演,六首歌,“六六大顺”,无懈可击,堪称完美。尤其是经典歌曲《是否》《潇洒走一回》,唤起人多少回忆。很希望这类节目,多用些经典歌曲,而不要过度迎合潮流而去用一些流量明星很垃圾的甚至莫名其妙的当红歌曲。遗憾的是,这第六次公演,气氛的营造却没有以前那么成功。虽然,作品都是好作品,但是,这类节目,“工夫在诗外”,作品之外的铺垫、推波助澜,十分重要。本来这一场秀,应该是高潮迭起,最后完美结束,给人意犹未尽之感。但主办方却似乎要来一次画蛇添足,总决赛之后还要弄一个“成团之夜”。肯定是为了提高网络观众的参与度,第六次公演,把以往给现场观众的权力,几乎全部转移给网络观众(演出与播出的时差也已缩小到可以这样做了)。现场观众对两团各三次竞演的投票,只能选出一个成团名额,而这个成团名额,还要留在“成团之夜”公布。“成团之夜”就是这次大赛的揭晓之夜、颁奖之夜,已经没有竞演了,也就称不上视听盛宴了。
2020年9月5日,是李某第一次看芒果TV的直播,以前看芒果TV,都是看录播或直播的回放。网络电视台与传统电视台相比,真的有不少优势,比如,它可以同时直播几个节目供观众选择,不用受时间限制。李某估计,“姐姐”的“成团之夜”,直播了三四个小时,主办方、在场的人,都没有料到吧。不就是告诉大家如何投票并公布投票结果吗?虽然也穿插了几个表演,但都是助兴而已,不值一评。芒果TV有个很暖心的安排,就是把30位“姐姐”全部请到场,足见其影响力或者财力或者影响力加上财力。人家也是大明星,被你们淘汰出去了,还要从天南地北被你们请来捧场,一坐就是几小时,而且还得保持兴致勃勃,不容易,可芒果TV做到了,李某佩服。也许“姐姐”们真的很感兴趣呢!
成团七人,李某预测到四人,王菲菲、张含韵、金晨在李某的预测中,却进不了,十分遗憾。金晨在舞蹈中贡献了不少高难动作。李某欣赏郑希怡,没有预测她成团,也不希望她成团,她的身材、声音,与其他“姐姐”在一起,多少都有些违和感,她还是适合一技独秀。孟佳与王菲菲是多年队友,在这个节目中,尽管是好姐妹,却难免被人拿来作对比。孟佳排名一直比王菲菲差,还曾被淘汰过,是复活而来的,却笑在最后。王菲菲到了最后,输给了孟佳。输赢只看最后,当最后的结果尘埃落定时,过程便显得无足轻重了。人生也是这样。

结束语
哪个明星表演后不是掌声雷动、欢呼四起?这情景很容易让人自我感觉良好、以为自己多么受到群众喜欢。但是,由观众投票来决定她们的成败去留时,她们拉票时的诚恳与谦卑,以及等待投票结果时的惶恐,都是发自内心的。致力于公民教育30余年的李某看到娱乐圈的这类投票时,总会想到,哪个明星的成败去留,毕竟与我们吃瓜群众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如果与我们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的另一个圈子也由百姓投票来决定他们的成败去留,该多好!尽管百姓选出来的不一定就是很好的,李某这样不喜欢迎合的人如果让百姓来选,得票数可能很低,但是,关键是,百姓能选他们上来,也能赶他们下来,他们面对百姓时的诚恳与谦卑,也一定是发自内心的。
在《乘风破浪的姐姐》中,“姐姐”们的竞争是激烈的,也是良性的,她们都懂得欣赏竞争对手,她们的竞争是君子之争。李某多么希望,这样的竞争,不止出现在娱乐圈,吃瓜群众手中的选票,不止于选秀选明星。
如果粉丝对明星不是一味崇拜,而是像《乘风破浪的姐姐》的观众一样,可以通过投票来决定他们的成败,明星们一定会更加优秀;如果百姓对高官不用歌功颂德,而可以监督、质疑、批评,并通过投票来决定他们的去留,赖小民这样的高官一定不可能层出不穷,甚至会绝迹。

(与收看节目同步随写随发,2020年9月整理)

本编辑在本论坛所发大多为转帖,转帖不代表本坛意见。本坛倡导尊重作者署名权。如难以查明作者,只能注明“作者不详”或注明稿件来源,请见谅。本坛对抄袭深恶痛绝,请大家转帖时学习本编辑做法,并且不要转帖那些声明不许转帖的。本坛特别欢迎原创。谢谢阅读和跟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09-05 20:50:28




Copyright ©www.liyilong.com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